长草随风而动,化作一泓又一泓的浅黄色草浪。

    东方雪的耳朵动了动。

    她忽然警觉地站起,一把抓着正茫然的胖子,就往不远处的巨树拖去。

    白起:???

    东方雪轻喝一声,托着他往上顶:“快上树。”

    白起慌张道:“东方雪,你...你想干嘛?”

    娇小女孩冷艳的面庞透着警惕:“有敌人,上树。”

    “哦哦”白起应了两声,你说有敌人就有敌人吧,可是我怕什么呢?

    仔细想想,算了还是上树吧,虽然不会死,可是万一发病那就难受了,到时候又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事跟过来。

    他想起前世,每次发病就会四处逃亡,直到一个新的落脚点才能停下来继续打游戏的场景。

    “快上呀,小爹爹!”东方雪努力地扛着胖子,想把他托上树,她脸都红了,太重了。

    “嗯!”白起也很努力地爬,他四肢吸附在树身上,往上似蠕虫般挪了半米。

    东方雪见他开始爬了,就自个儿敏捷地伏下身子,十指触及树身,娇小的躯体如闪电般上了树。

    这一套动作做完,她从微黄树叶里低头看胖子。

    胖子还是只爬了半米,爬完就纹丝不动了,维持着重力和抓力的平衡,脸涨得通红。

    东方雪眼里露出无比失望之色:...

    她心目里无敌妖皇的形象已经彻底毁了。

    灵敏的躯体倒挂而下,逗猫辫亦是倒垂而下,然后伸出手,“抓紧我。”

    白起:...

    不愧是猫妖。

    他仰望着头顶那冷艳关切的脸庞,伸出了手。

    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

    “拉我。”

    “好!”

    嘭!!

    两道身影坠落下去。

    胖子垫底,弹了两下,娇小女孩趴在他肚皮上,一脸无奈。

    白起尬笑道:“抱歉抱歉,重了点,要不,咱再来一次?”

    娇小女孩双腿交叉往后微微屈抬,在他肚皮上托腮望着远处已经走近的人影,然后摇摇头道:“来不及了。”

    白起瞥了眼:“就一个人而已,盘他。”

    东方雪:“不,有很多,包围着呢。一会听我的,我让你走你就走,分开突围,你还有神通,应该可以。”

    白起:“哦...”

    他很想说自己这神通可以一直用,但...他生怕自己这么一说,从今往后就要彻底扛起“振兴妖族,血洗人间,登基帝位”的重担,那还是不说了吧。

    脚步声渐近。

    南山啸俯瞰着这一幕闹剧。

    忽然他眼睛亮了亮,这女孩也太好看了吧?

    脸庞冷艳而带了几分藏不住的妩媚,眸子里流转着湖光山色,藏着一种神秘与纯净。

    她正托腮撑在一个小胖子的腹部,微笑着看着他。

    南山啸之前的打算在这美色面前,全部被推翻了。

    他不敢相信这女孩会是妖怪,这么漂亮的女孩怎么可能是穷凶极恶的妖怪?

    只是看着这模样,就让人生出一种强烈的保护欲,似乎要伸出双手去呵护住她脆弱的双肩。

    这么柔弱的女孩,怎么会是妖怪?

    所以,南山啸试探着问:“魔姑?”

    东方雪挑了挑眉:“谢谢,我们不要蘑菇。”

    南山啸自信地笑道:“姑娘别装了,你这样的美人必然是魔姑无疑了,只是我觉得世上的人一定误会了姑娘的为人。”

    东方雪:???

    被死死压着的白起:???

    南山啸道:“姑娘如此美丽可爱,绝无可能是暴虐之徒。

    所以在下认为,姑娘必然是为那妖皇背了黑锅,妖皇残暴不仁,他所做的事却都由姑娘背着。

    这样吧,姑娘只要交代妖皇下落,然后随我去抓捕那罪魁祸首,我必然恳求义父将你留在山南府。”

    东方雪眸子露出几分狡黠,她明白了。

    不得了呀,这胖子已经胖的被人小瞧了,觉得他不可能是妖皇了。

    白起翻了翻眼,望着压着自己的小姑娘,露出尴尬的笑。

    东方雪眼中闪过狡黠,扬首之间,眉宇里春水荡漾,她轻叹一声“还是公子懂我”,然后妩媚道:“不知公子是哪里人哩?”

    南山啸哈哈大笑道:“我乃本府府主南山鹤义子南山啸,师从浩然正气宫,更得唐门看中,姑娘可相信我有保护你的能力了?”

    东方雪妩媚笑道:“那...余生请指教咯。”

    她一边微笑着,一边探手已经摸了摸绑腿上的匕首。

    南山啸道:“姑娘真是妙人,那南山啸绝不负你。”

    他的一双眸子在这魔姑身上扫着,这简直是人间极品,而且她还没长开,等到长开了又会如何的倾国倾城?

    想到此后这女子会在榻上相迎,而她的身份更是让人想想就血脉喷张。

    不过以他的能力,未必能护住她很久。

    但没关系,等玩腻了,就赠送大人物做个顺水人情,或者直接宰杀了获得仙珠。

    人妖殊途,能让她多活些时候已经是自己的良心了。

    南山啸微微摇头,自己果然很仁慈。

    他目光扫过被小美人压着的胖子,露出嫌弃之色:“这是姑娘的侍从吧?也是妖怪吧?”

    东方雪瞬间爬起,一脚踢了踢胖子,“他呀,他就是被我抓来的普通人,现在我有南山公子照顾了,你还不快走!”

    她侧头,对着白起猛使眼色,人太多了,分开突围!

    而她自己则向着南山啸走去,她的手指微微晃着,始终保持着能最快抓到匕首的姿势。

    走了几步。

    她已经到了一丈之地。

    东方雪面带妩媚,身形却忽然急冲起来,如猫般弹射而出,右手急速地抓住了匕首的黑木柄,五指扣牢。

    那一刹那。

    她的手无比稳定。

    匕首以一种急促的速度刺了出去。

    南山啸“哼”了声,唇角上翘,也不见有什么动作,披风一掀,便是一道劲风掠出,使得东方雪如被铁盾击中,而整个人往后倒飞起来。

    女孩虽然倒飞,虽然疼痛,可是手中的长匕首却是反射出一道白光。

    “螳臂当车!”

    南山啸摇摇头,掀起的披风还未落下,一把飞刀已经从中疾闪而出。

    叮!

    飞刀砸开了长匕首,却利用折射之力,追向东方雪。

    南山啸冷笑着。

    妖怪就是妖怪,果然不能有半点心软。

    刷!

    飞刀射入了东方雪的大腿。

    女孩眉宇闪过疼苦之色,落地后却猛然咬牙,拔出飞刀,突兀地再次甩射出。

    她要抓住每一次可能的机会置敌人于死地。

    但飞刀却被南山啸的第二把飞刀打飞。

    第二把飞刀再次射向她。

    东方雪全身无力,却忽然觉得被人往后拉了下。

    飞刀哚地一声插在她原本所站之处。

    白起拉回东方雪,手掌就直接拍在了女孩充满弹性的大腿上。

    他脸红了。

    乳白色的光泽瞬间覆盖了东方雪大腿伤口。

    女孩引项发出舒服的轻吟...

    白起脸更红了。

    东方雪脸也红了,但她大腿上的伤已经缝合了,恢复如初。

    南山啸不屑一顾地摇摇头。

    趁着两人脸红的功夫,他右手插入披风之间,随意拈出把飞刀。

    飞刀瞬射,化作灿目光华,直接射入了白起的脑袋。

    扑!

    白起没来得及躲闪,脑袋瓜子上顿时插了把刀。

    东方雪惊呼一声:“小爹爹!”

    但白起木然地拔下刀,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缝合了。

    南山啸愣了愣,是幻术么?

    一刀不行。

    那看我八刀夺魂。

    左手右手交叉,瞬间夹出八把飞刀。

    八道冷冽的刀光分射八处要害。

    白起勇敢的站了起来。

    嘭嘭嘭!!

    一声声入肉的声音传来。

    白起站了片刻,那些飞刀被他低头拔出,又随意丢在一侧。

    危险。

    紧张。

    这一刻,无比心悸的感觉在他心底生出。

    他虽然因【女娲】的缘故,而拥有了不死不灭之身,可却抵挡不住面对死亡时的紧张,这是人的本能。

    他呼吸忽然加快,血液几乎沸腾,周围空气也似是忽然升温了几度。

    东方雪在他背后已经捂住了嘴,双目热泪盈眶,她被保护了么?

    “别再出刀了,别再攻击我了,快走,快走!”

    白起颤声对面前的南山啸说。

    “走?”

    南山啸哈哈笑道,“人妖殊途,今天我南山大侠就是降妖除魔,定要在史书上留下重重一笔,你们一个都不许走!”

    白起往前两步,颤声道:“我是让你走,赶紧走。”

    南山啸愣了愣,发出大笑,旋即双手挥舞,披风就如浪涛般翻腾起来,汹涌之中,刀光激射,一道道化作白蛇般的长练。

    短短数息,他披风里的二百把飞刀已经全部射出。

    刷刷刷!

    白起全身插满了飞刀,甚至连背后都有。

    显然南山啸掌握了“飞刀转弯”的技巧。

    用完这一切,南山啸一扯披风,唇角露出自信的弧度,目光又扫了扫树下娇媚的红衣女孩,露出几分包裹着贪婪的仁慈。

    倨傲而自得的声音响起:“你其实就是妖皇吧?不得不承认你确实挺耐打,但可惜面对我,还是没用。只是,能够死在我天女散花的手法之下,你也可以瞑目了。”

    没有人可以身上插了两百把飞刀还不死。

    但下一刻。

    他表情凝固了。

    白起还在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喃喃着:“撑不住了,撑不住了...走,快走。”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