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胖子躺在一把躺椅上,就在院子里面,严胖子在这伙房,那就是这里的王。

    严胖子眯着眼睛,当然平常时候眼睛也不大,看也不看刘安,开口说道:“刘安,你过分了啊,知事堂那边的管事都嘲笑我了,说我这边的人去他那边干活,还需要感谢我呢。”

    “大总管,您放心,从今天起,我再也不去那边了,我向你保证。”刘安立即说道。

    严胖子睁开眼睛,看着刘安,开口说道:“想要离开伙房,很简单,第一,上面下来命令,让你回去,不过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孙大师是一言九鼎之人。第二,就是我送你回去,这个可能性……。”

    严胖子说完就闭上了眼睛,刘安听到这话,干笑一声问道:“大总管,那么您可不可以送我回下院?”

    “不行,我为什么要那么做?”严胖子这话一出来,刘安恨不得给这大盘子脸来一拳。

    不过刘安知道,在古代的社会,道士这个职业还是很好的,起码比出去找活干要好多了。

    自己是一个孤儿,出去能干什么?讨饭?或者是去当佃农?

    刘安想都不敢想,而且这个世界的户籍制度是什么样的?指不定没有户籍,被抓起来,然后一口黑锅套上,咔嚓一声……。

    永远别低估某些人的下线,因为对于某些人来说,就没有下线。

    “大总管,那真没有其他办法了?”刘安用可怜巴巴的语气问道。

    “没有,孙大师,我可不敢得罪,你还是安心的干活吧。”严胖子开口说道。

    刘安只有默默的走开了。

    晚上刘安躺在床~上,心里琢磨着怎么可以尽快的离开这伙房。

    “去求孙师父?”刘安心里嘀咕。

    很快刘安就放弃了,毕竟上次让孙师父气的不行了,现在刘安才知道那个圆圈就是太极,代表空,同时又代表着平衡。

    这是最简单的,自己居然搞错了,刘安换位思考一下,自己是孙师父,只怕得掐死自己。

    “怎么才能让严胖子送自己走?闹!肯定是不行的。那么……,除非严胖子感觉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可是我吃的多,做特么的……没怎么做过啊。”刘安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静静的思考着。

    刘安想着想着就睡着了,不得不说神经比较粗大。

    第二天照样是这些工作,中午收拾完了之后,刘安就在院子里面,坐在这边仔细思考着。

    “究竟要怎么做,才能最快的回到下院,在这伙房不是个事情啊,自己这个位置指不定被多少人盯着。”刘安心里嘀咕。

    严胖子这人很不好说话,力气大,块头也大,好像还会一些功夫,手下十几个杂役,都十分听话,除了胡三,都是那种壮汉。

    至于刘安为什么没有与这些杂役有什么交集,因为刘安才九岁,谁会没事跟一个九岁的小孩多说什么?

    况且出了那么一档子事情之后,刘安也不敢与那些杂役来往,那些杂役也有意无意的避开,偶尔有那么有些心思的,看到这种情况,也不好下手了。

    就只有胡三,还有严胖子能够与胡三多说两句话。

    “每天就是豆腐,豆腐,青菜,萝卜,估摸着其他人肯定吃厌烦了,要不弄点其他东西?”刘安心里嘀咕。

    有了这个心思之后,刘安就努力回想一些菜里面有什么调料,虽然不怎么会做,但是会吃的人一吃就知道里面有什么调料。

    如果你看到你隔壁某个人吃两口就结账,不一定是对方有事,很可能是吃的东西不正宗。

    “主料有豆腐,青菜,粉条,萝卜,豆渣……。”刘安再次计算了一下材料,就感觉蛋疼了。

    “豆腐脑?”

    “烧烤豆腐干?”

    “卤制豆腐干?”

    “还是说做……对了,做泡菜啊!”刘安早就知道这里有酱,有腌菜,有咸菜,但是就是没有泡菜。

    泡菜分为很多种,但是现在唯一适合的就是川味泡菜,最简单的就只是需要盐而已,至于生姜,大蒜什么的倒是可有可无的。

    刘安首先就找到一个坛子,不过没有泡菜专用的坛子,不过密封好了,也可以。

    然后刘安就出门了,后门有一块树林,其中有十几颗十分粗大的香椿木。

    没有香料,用什么?当然是香椿皮煮水当泡菜水了。

    拿起刀就在树皮上面割了起来,不需要太多,太多味道太浓郁。

    红香椿的皮熬制出来的泡菜水就是红的。

    刘安把香椿皮洗了一下,然后就开始准备煮水,严胖子看了一眼,然后就不理会了。

    吃过中午饭,只有在家的可以歇息一会儿,其余的都要去砍柴。

    杂役里面,两个和面的杂役地位要高一些,准确的说是胡三的弟子。

    其余的杂役地位就要低一些,与胡三持平的就是刘安,刘安一方面年纪小,另外一方面是被处罚来的,人还是下院的人。

    只要不出事情,严胖子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看到刘安居然在捡那些比较老的青菜梆子,严胖子就惦记上了。

    其实刘安心里也没有底,毕竟泡菜最好要有老泡菜水,来的最快,当然泡菜也是见效最快的方式之一。

    而且没有什么材料,刘安估计自己要动那些豆腐,估计严胖子早就咆哮了。

    坛子被用开水烫一遍,然后放在一边,就把树皮放进去煮。

    “哟,刘安,你这是要喝茶啊!”严胖子躺在摇椅上,开口问道。

    “大总管,我这不是看这些菜都浪费了,想试试看,能不能做一种可口的腌菜?”

    “呵呵,那你就弄吧。”严胖子呵呵一笑,然后摇动着摇椅,显然是不相信。

    刘安还拿出食盐来,看到这些结块的矿盐,刘安心里一动。

    “算了,这以后去长风城发财才拿出来。”矿盐怎么提炼出精盐,其实并不复杂,脱色,过滤,就这么简单。

    把烧好的香椿皮水舀进坛子里面,然后刘安就先把菜帮子上面的老皮撕掉,然后掰成小块,洗干净晾在一边。

    “啧啧。”严胖子看到刘安准备的东西,啧啧的摇头,然后离开了。

    刘安也没有藏着掖着的,大大方方的。

    “刘安,来,你来切菜。”晚上做臊子的时候,严胖子喊道。

    “啪!”刘安拿起菜刀,兴奋的准备切菜,被严胖子直接打在了手上。

    “做一个厨子,首先要学会磨刀,知道吗,动不动就上来拿刀切菜,这边来。”严胖子开口喝道。

    刘安惊愕不已,然后说道:“我可不想当厨子……。”

    “你再说一遍!”严胖子瞪眼喝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