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怎么说呢……哎呀,赶紧干活,干不完要处罚的,你还不回去干活?”这少年听到这话,立即说道。

    “啊,糟糕了,我先走了,明天再找大哥您请教,大哥您知道的真多。”刘安小小拍了一下这少年的马屁。

    少年听到这话,后槽牙都露出来了,开口说道:“那是,明天我给你带云州州志给你看。”

    “嗯嗯,那我先回去了。”刘安心里得意不已,就这少年,几句话就搞定了。

    刘安回到院子里面,然后继续干自己的,以前下午就是搬运木材,现在是清理库房,库房已经清理了不少。

    不过今天木材要多一些,严胖子正在亲自筛选一些新鲜的菌类,很多刘安不认识,但是鸡枞,羊肚菌刘安认识,还有香菇。

    更是让刘安意外的是,居然还有几只鸡,这几只鸡还不小,一个起码有八~九斤大小,不过已经被杀了。

    严胖子这是在准备做酱了。

    刘安一边搬运木柴,一边看着,这一会,严胖子就是一个人在这边,其余的一个人都没有,就连烧火都是严胖子自己。

    秘方!

    刘安心里嘀咕。

    “看什么看,你也想学啊,不回下院了!”严胖子看到刘安,瞪眼问道。

    好嘛!

    刘安知道严胖子为什么不怕自己看到,而是怕其他人看到。

    “要看就烧火。”严胖子又说道。

    菌类被清洗干净,就直接切碎了,然后放进一口大锅里面煮。

    另外一边的鸡肉被去骨,然后剁碎,也放进了煮蘑菇的锅里面。

    随后就是一大盆黄豆酱,不过更加类似酱油,然后一盆子面粉,面粉用水搅开。

    一盆油倒进冷锅里面,严胖子喊道:“小火。”

    随后严胖子回到屋子里面,从一个口袋里面摸出很多木头小块,树叶子什么的,都比较碎。

    刘安心里撇撇嘴,做这种酱要冷油小火逼出香料里面的香味,热油大火不行的。

    小火让油的温度慢慢升起来,让香料缓慢的加热,然后到高温的时候,香料里面的香味,都被油逼出来了,然后捞起香料,把这些香料直接放在水里面煮一下,直接丢进了灶膛里面,可见严胖子还是在乎的。

    然后下入黄豆酱,再把熬制的鸡肉蘑菇舀过来,最后倒入面粉水,然后熬制,让水分收干大部分,最后装进大缸里面。

    香!

    香油做的酱!

    上层的油就是天然的密封层,下面已经熬煮过了,等于是杀菌了。

    刘安对于严大厨的手艺,不在意,见过的多了,这点算什么?

    第二天上午还是做豆腐,中午吃青菜炒豆腐干,粉条,豆芽,萝卜,就这几种。

    “来了?”刘安吃过饭收拾完了,就来到知事堂这边。

    “来了,还不知道大哥叫什么?”刘安不见外的拿起扫把,不见外的帮干活。

    “安平。”安平开口说道。

    “安大哥,这云州有龙脉吗?”刘安一边扫地一边问道。

    “龙脉,怎么可能,龙脉可是皇家陵园那边,不过云州有好几个好地方,首先就是鸡鸣山那边,鸡鸣山的刘家,洪家,祖坟就分别在鸡鸣山的鸡冠岭两边,两家从祖上到现在,在朝廷做官的都有,更是出了不少的举人,状元,而且两家的人出道都很早,这就是鸡冠岭的好处了,你看每天,别的还没有声息,但是公鸡就开始打鸣了,所以两家的少年才子就很多,你们下院的洪光耀,刘忠义,这也是两家的人。”安平一边扫地一边说道。

    刘安默默记住了,下院那边人的名字,刘安都能叫出来,但是来往的不多,整个下院分为三部分。

    一部分就是这些有钱人家的弟子,虽然穿着打扮一样,但是使用的东西不一样。

    还有就是平民弟子,这些弟子更加的好学,并且与有钱人家的弟子有着天然的距离。

    剩下的就是几名孤儿了,不过有些会做人,所以孤儿只有袁行与刘安两个人,时常被其他人排挤。

    今天临走的时候,刘安就掌握了六个下院弟子的家族基本信息,至少说居住在什么地方。

    然后还得到一本书,就是那种纸质的书,这书的质量还可以。

    同时刘安也知道,伙房这边就只是下院弟子,以及中院,上院一部分弟子的伙食。

    中院,上院弟子要参与道观事情,或者被派出去,所以不会在这边吃饭。

    知事堂这边有另外的伙房,那边还有上山的客人,据说生活很好,每天都有肉吃,还有新鲜水果,当然知事堂也是最大的收入。

    另外还有救济堂,还有灵堂,就是有些人死了,但是下葬的时机不合适,就会送到道观来。

    刘安感觉有些懵逼,没听说道观还有这些生意。

    另外还有种菜的,养猪的,养鸡的,就在山下。

    据说山下很大一片农田都是观的财产。

    “究竟是我这前主人没有注意这些,还是忘记了,我怎么就不记得呢?”刘安回去的时候,暗自嘀咕。

    刘安离开之后,安平也笑着离开了。

    在中院这边,孙师父远远的看着下面刘安离开安平,摇摇头,没有说什么。

    严胖子看到刘安回来了,没好气的说道:“刘安,你是不是想去知事堂那边,要我帮忙吗?”

    “总管,总管,我错了,我~干活,干活。”刘安也知道今天自己迟到了,没办法,安平兴致正好,不让他说完,只怕会坏事情。

    刘安看着空荡荡的库房,这边东西九成都被丢掉。

    不过刘安也在自己那边放了一个小桌子,虽然很破旧,另外床板也换了,还有在床~上面用几张洗过晒干的竹席挡着,以前吹风上面瓦片缝隙就掉灰尘之类的。

    “咦?”刘安清理完毕,剩下的不成形的细碎垃圾,半干不湿的就被丢在院子中间烧掉,烧掉之后清理灰烬,这些灰要被收集起来,刘安清理的时候,看到一抹黄光。

    刘安仔细一看,是一枚钉子,有指头粗,长十来厘米,黄色的。

    “刘安,干什么,赶紧的,待会下面了。”严胖子大声喝道。

    “马上就好。”刘安把这颗钉子放在腰间的腰带上藏起来,这可以当做一件武器来用,立即就把剩下的灰清扫干净然后放在了伙房后门外面,然后赶紧洗手帮忙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