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当我没说。”严胖子开口说道。

    “说啊,大不了我把制作霜糖的方法交出去就是了。”刘安翻翻白眼的说道。

    严胖子指了指刘安,气的扭头就走。

    小孩子也有小孩子的好处,那就是可以比较任性一些。

    看着几人在伙房里面,带着伤势还要洗菜什么的,还有严胖子的呵斥声。

    看着这几人的样子,刘安一下子楞住了。

    “外科!”刘安脑子里面一下子出现了这样一个词,相对于内科来说,外科有着很多的优势,起码在病因上比较明确。

    但是外科同样是复杂的,一毫米只差,就可能是神经~血管被撕裂,后果不堪设想,另外就是消毒,后期的护理等等。

    “做手术银针止血,生理盐水进行消毒,还有青霉素……好像初期制备也不复杂啊。”刘安心里琢磨。

    “要是我这一辈子研究出外科,还有青霉素,那就青史留名了,对,以后有钱了就干这些利国利民的好事情。”刘安心里YY道。

    严胖子看着刘安笑的那个样子,再看看夏文生等人,心里嘀咕:“这小子搞事,不要没轻没重的,给我惹麻烦。”

    刘安想了一阵之后,就离开了。

    第二天午课之后,刘安再次第一个冲出了教学的地方。

    这其实是每个学生都会做的,下课都往厕所冲。

    幸运的是,学习其他几个方面的弟子还没有完成,没有人出来。

    刘安的几个同学还在厕所里面,刘安左右一看没有人,就钻进了夏文生住地方。

    夏文生的柜子是锁住的,刘安也有这样的钥匙,不过对于刘安来说,这样的锁简直没技术含量,太简单了。

    一根铜丝,一下子就打开了。

    两分钟,刘安就听到院子里面有人,就从后面窗户一跃就翻了出去。

    刘安随后就比较正常了,夏文生等人在伙房做杂役,但是晚课还是要上的。

    晚课就是入定,然后讲解道门的一些经文什么的。

    刘安听的打瞌睡!

    晚课之后夏文生拿衣服换衣服,洗澡伙房那边不方便,还是在这边,当然睡觉还是要去伙房的,这边做完晚课顺便洗澡,夏文生几人晚课还是要做。

    “夏文生,你……居然偷我的东西,我说我的玉佩哪里去了,原来是被你偷走了!”

    “王二愣子,你说谁呢,就你这破玩意,送我我都不要。”

    啪!

    刘安嘿嘿一笑,王同文,一个非常独的人,不过刘安观察了不少时间,发现王同文身上有一股气质,不管行走坐立,都很有规矩的。

    这是一种礼仪,一种礼节,也可以说是一种家教。

    王同文不与其他人来往,王同文以前就与夏文生冲突过,因为夏文生有一次喝酒喝醉了,睡到了王同文的床~上,为此吵了起来,还差点打起来,喝酒在道观里面是被允许的,但是少喝,并且作为下院弟子,是不允许喝酒的。

    还有吃肉,夏文生带的是肉干,根据其他人说的,夏文生以前邀请过王同文,被拒绝了。

    夏文生好东西开道,不要说住的那间屋子里面,就是院子里面人缘都不错,被王同文拒绝,就给王同文取了一个二愣子的外号。

    刘安有没有一门心思的下毒,而是观察,然后做一个个计划,下毒固然是好,但是已经有人中毒了,会不会查出来?

    按照孙师父的医术,刘安觉得可能性很大。

    王同文的玉佩在半个月前就被刘安搞到手了,刘安趁着王同文洗澡,用一根竹竿,还有一根线,一个钩子,就把单独洗澡的王同文的玉佩搞到手了。

    王同文的性格果然没有声张,刘安其实也有打算的,这个办法行不通,大不了玉佩丢了就是了。

    “夏文生,你死定了,你死定了。”王同文脸都扭曲了。

    王同文出了院子,然后直接去找孙师父去了。

    “呸,什么玩意!”夏文生正生气呢,好不容易拉拢的世家,居然喝醉酒互相打起来了。

    “真是的,这蜂蜜酒怎么就那么大的劲?”夏文生也是纳闷不已。

    刘安听到这话,撇撇嘴,蜂蜜酒,冰糖酒,这类酒喝酒就要小心一些,入口很是舒服,但是后劲很大的,特别是女生出去,喝道这类酒……嘿嘿!

    这酒喝法是谁说出去的,是袁行,袁行等人出去,偶尔可以喝点酒,袁行说不好喝,刘安给的法子。

    对于喜欢喝的人来说,一旦有了新的喝法,谁不尝试一下呢?

    王同文回来了,孙师父并没有来

    夏文生更加得意了:“王二愣子,你喊的人呢?”

    王同文看着夏文生,忽然笑了起来,然后摇头就进了屋子里面去了。

    刘安心理也是打鼓,这自己眼光有问题?

    不可能啊,自己是老司机啊,看人基本没有错啊?

    一晚上的时间,都没有什么事情,刘安也没有睡好,心里琢磨是不是给夏文生来点狠的。

    “啊!”第二天早上,外面开门的声音,这是开院子门,忽然响起一个惊呼声。

    刘安现在也住下院了,刘安听到声音,就爬起来,穿上衣服来到外面。

    “夏文生,你别逐出云山观了。”一名道人身后两名穿着盔甲的武士,两名武士起码有一米八~九,粗大的手臂,就像猪腿一样。

    “这……这……。”夏文生愣住了,这武士不算什么,但是这武士头盔上的那一抹黄色,代表着的是皇家卫队。

    “夏文生,你昨天摔坏的哪一件玉佩,是太上皇在我满月的时候赏赐给我的,我父亲有个外号,就叫王二愣子。”王同文走了出来,开口说道。

    夏文生一下子就瘫软子在地了,两名武士其中一人拿出一张绢布宣布道:“奉命捉拿反贼夏云福及其家人。”

    “带走!”两名武士其中一人喝道。

    哗啦啦!

    门外进来两名武士,用铁链给捆起来,然后嘴巴里面塞了一团布。

    “不……砰!”夏文生意识到什么,挣扎起来,不过被一名武士一拳砸下去,脑袋与地面重重的撞击在一起。

    “杂碎,爷爷们在边境上拼命,尔等贼子与蛮人做武器走私!”打人的武士还狠狠踹了这夏文生一脚。

    “多有打扰!”夏文生被拖走了,王同文也带着东西离开了,两名武士对跟在一起的道人鞠躬说道。

    “嗯。”这道人点头嗯了一声。

    刘安等人来到外面,发现外面来了十几个武士,这些武士的身上都有露水,显然是连夜赶来的。

    刘安心里十分畅快,这玩意总算是走了。

    “你狠!”上午就没有做早课,孙师父带领人把所有宿舍都翻了一遍,发现违禁品直接没收,有什么女人的手帕,还有烟草,还有酒,还有肉干等等,刘安坐在伙房外面的大树下面,刘安是抬碗过来的,严胖子低声说道。

    “胖子,你说什么?”刘安看着严胖子,开口问道。

    “算了,夏家那一帮子人,早就该死了。”严胖子摇摇头,然后离开了。

    “不过你这手法太高级了,其他世家弟子可不会知道是你做的,哈哈!”严胖子临走的时候低声说道,不过最后哈哈大笑声让刘安拿板砖拍这胖子的心都有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