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要换银子,这种东西你这一辈子都不一定能够遇到了。”严胖子惊讶不已的问道。

    “可是我暂时也没用啊。”刘安摇头说道。

    “这东西反正我不卖,如果你要卖,我可以给你联系,但是你要想清楚,这东西可是救命的东西,你就不怕你以后有个什么毛病危险之类的?”严胖子是深有体会的,有时候钱再多也无济于事。

    “那就暂时留着吧。”刘安能说什么,反正自己现在也无法变现,当然有钱也用不出去。

    严胖子挥挥手说道:“你先回去吧,我弄好之后就给你。”

    刘安就离开了严胖子这边,刘安又回到下院上课了。

    可是这一次的机会已经错过了,因为夏文生等人的聚会,已经过了。

    这马上要月底了,刘安之所以不让严胖子帮忙,就是有些事情,不能让别人抓住把柄,哪怕关系再好。

    就像严胖子上次下毒一样,刘安知道又怎么样,没有证据。

    “刘安,这次你运气不好啊。”袁行等人知道了刘安等人的收获,就刘安最差,袁行与刘安坐在石头上,开口说道。

    “也不差,神茯苓价格也不错。”刘安开口说道。

    “他们几个得到的人参,昨天都被家里来人带走了,听说侯亮的家里给道观捐了两千两银子,其他两家也都捐了。”袁行开口说道。

    “你是不是有些后悔没学医术?”刘安开口问道。

    “当然,要是我得到人参,我就不卖,我拿到长风城,献给那些达官贵人。”袁行开口说道。

    刘安不知道怎么说了,其实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明白事情的年纪小。

    “我运气不好,有什么办法。”刘安只能这么说了。

    “哎,就是,要是有两千两银子,买一百亩地,当个富家翁也是很好的。”袁行叹息一声。

    刘安觉得与袁行等人没有什么话题,加上很多记忆不完善,在一起怕露馅,所以刘安给人的性格有点独。

    就是跟几个学医术的弟子都不怎么说话,而且刘安不住在下院,所以更加的给人一种不好打交道的感觉。

    而孙师父等人倒是不怎么怀疑,毕竟刘安经历过两次生死了,换谁都有问题。

    袁行现在与刘安是分开授课,很少时间在一起。

    刘安看着袁行离开之后,心里琢磨准备下个月的计划。

    孙师父每天早课讲解筋脉,穴位,然后下午就带领刘安几个处理药材。

    药材的处理有很多种方法,最简单的就是晒干,然后是阴干,还有的烘干,另外还有的需要蒸煮等等,还有些用硫磺熏。

    有些需要用盐,还有些需要用糖。

    反正方法各式各样的,刘安开始的时候跟不上进度,但是真正的学习进去了,也没有觉得有多难。

    “蚯蚓也不吃了。”刘安看着灰灰菜,灰灰菜的根须扎进了石头里面,整个石头被无数的根须包裹着,不仔细看看不出来里面有石头。

    上半截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但是看着怪异,刘安还是把这灰灰菜下面的石头埋在了原本的花盆里面。

    明显感觉不对劲,但是刘安没有让任何人知道,这种情况呢,有些诡异,但是并没有什么妨碍。

    暂时就不管了,刘安拿着巴掌大小的铜人,这铜人身上的筋脉,纹路都是与教学的一样的。

    刘安一边复习着教授的东西,一边自己琢磨。

    夏文生,最近是很得意的,夏家财力雄厚,所以夏文生周围都有不少的同学。

    有寒门的,也有世家大族的,这些世家大族对于弟子的控制是很强的,特别是在家教方面。

    大家族里面,任何不成器的,大家族都会当猪来养一样。

    夏文生每次邀请这些世家大族的人吃东西,都十分小心。

    因为下院已经有好几个中毒了,夏文生也知道一些东西,世家大族人多眼杂,其中不乏有一些可以通过钱财收买的。

    所以夏文生对于这些世家大族的弟子,什么爱好都是一清二楚的。

    这也是夏文生能够在这些世家弟子里面关系好的原因之一。

    “文生,这次有什么好吃的?”何明堂看到夏文生带着一个包裹进了下院,就开口问道。

    “明堂,这次可是有好东西,从权州购买回来的蜜汁桂花,是那种金桂花哦,做的桂花糕。”夏文生开口说道。

    “泉州的金桂花,就是有一两黄金一两桂花的金桂花?”何明堂惊讶不已。

    “是的,是从一位王爷府上购买的,金桂花只有皇家能够种植。”夏文生开口说道。

    “好啊!”何明堂感觉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刘安听到这里,心里毫无波动。

    刘安有计划,但是要看时机,因为夏文生那边每次的东西都是山下带来,然后放在屋子里面,刘安不住这边,没有丝毫的机会。

    并且每天午饭后带来,午课完毕就聚集在一起吃了。

    “吴川,这次还带来了雪牛的牛肉干。”夏文生很高调,不懂得低调,在下院就大声说道,几个寒门弟子已经凑上去了,但是夏文生也就是点点头。

    “刘文青……。”

    夏文生参与聚餐的有四个人,本身原本还有更多,但是中毒之后就少了。

    五个人一个大包袱里面,包袱被放在了睡觉的地方,就在下院这边。

    并且每个人有自己的柜子,夏文生进了屋里面,何明堂几人也纷纷的进去,然后就在里面说什么什么最好吃。

    这些弟子都是少年心性,说道高兴之处,更是什么话都说出来。

    刘安在一边静坐着,脑子里面把要做的事情过了一遍,然后就站起来。

    刘安几人的午课是去砲制药材,辨认药材。

    孙师父有时候来有时候不来。

    刘安的内心是焦急的,但是表面上十分平静。

    终于到了午课结束的时候了,刘安急匆匆的往外面跑,其他几人也是一样的。

    刘安跑向了厕所,然后小便,后面的其他几人也进来了。

    刘安小便完毕,就看到其他几人刚刚进来,刘安转身就出去了,出去之后发现夏文生等人还没有下午课,刘安知道机会到了,快速的朝前面走了过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