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刘安第一次指挥着这些杂役,清洗旧坛子,烧水,刮香椿树皮,然后给青菜帮子去筋。

    刘安虽然九岁,个头也只有一米二三,身材还瘦,不过严胖子发话了,没有人敢不从的。

    严胖子从其他地方带回来不少青菜帮子,萝卜皮等等。

    严胖子回来就看到刘安正在用开水烫木耳,心里有些疑惑,不过严胖子没有说什么。

    泡木耳,也是十分爽口的一道菜。

    “刘安,你觉得这青菜能够放多久?”严胖子开口问道。

    “应该跟腌菜一样,半年没问题吧!”刘安开口说道。

    严胖子点点头,其实腌菜也需要密封,不然的话也会坏掉的,所以刘安并没有多说。

    木耳泡发之后,用开水烫两分钟,不能煮,煮过之后的木耳泡出来就是软的。

    木耳还不能泡发的太厉害,然后木耳过凉水,最后把还没有完全泡开的木耳丢进泡菜水里面,当然可以加点芹菜什么的,还可以加点葱青红椒配色,这边没有就只有用点葱配色了,当然要适量加点盐。

    这样没有怎么泡开的木耳会在泡菜水里面吸收泡菜水,自然就入味了。

    当然还有用开水直接把干木耳煮一分钟,然后过凉水,直接用泡菜水,也可以的。

    这样的泡木耳不但吃着脆爽,还十分入味。(学会了吗)

    晚上还还是面条,这次换了泡木耳放在面条上。

    话说酱手擀面吃多了,多点酸味在里面,其实味道还是很好的。

    泡木耳受到了大家一致赞扬,当然偶尔几个不吃酸的,就不予理会,没有那个厨子可以做到让所有人满意。

    “刘安,不是我不让你回下院,而是孙师父的命令,我不敢违背。”第二天中午,刘安腾出来的库房,里面已经有二十多个大坛子了,刘安正在往里面放香料,以及晾干的青菜帮子。

    严胖子跟在后面,开口说道,其他人别想来看,这是秘方。

    “嗯嗯。”刘安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心里在琢磨见到观主之后该怎么说。

    “还有你要是见到观主,千万别提回下院的事情,知道吗?”严胖子开口说道。

    “为什么?”刘安这下子不满意了。

    “你还小,不懂的,你以为我这伙房是人人都想进来的,那些杂役,你知道他们进我的伙房,每年要给我多少钱,知道吗?还有那两个和面的蠢货,每年要给我多少钱,我才收他们?”严胖子低声说道。

    “啥?”刘安有些懵逼。

    “哼,你以为呢,我这伙房可是观里面最大的,一百多个人的吃喝,,每天要多少东西,这些杂役家里几亩地,全部都是种植的青菜,萝卜,然后养的鸡鸭什么的,全部都被我这边收来了,一年粮食才收一次,萝卜是好几次,青菜更不用说了。”严胖子低声说道。

    “而且云山观地位很高,就是云州官府都要给几分面子,在这里面做事,地方上的官府可是不敢轻易的欺压,到时候遇到某些达官贵人,喊冤怎么办?”严胖子开口说道。

    “还有你,上次坠崖多半不是那么简单,那些大家族为什么要把弟子送到道观里面来,读书读几十年,都不一定能够见到某些达官贵人,但是云山观,这机会就大多了,知道吗,孙师父让你来伙房,就是看你进不了下院,给你找的后路,知道吗,你在观主那边一说,这不是不给孙师父面子吗?而且以后你还想进伙房?”严胖子又说道。

    刘安懵逼了,没想到这一个伙房居然还有那么多弯弯绕在里面。

    “那其他的伙房?”刘安开口问道。

    “知事堂那边就看来人了,一般达官贵人都自己带的有厨子,有材料,不会吃外面的,知事堂那边就十几个人,养济院那边就吃的一般了,而且很快就会送到山下的农庄里面,只有少部分聪明的,比如你,才会留下。剩下的上院,以及观主他们,大部分在后山修炼,每年的祭拜大典,你才能看到所有人,而且上院很多人在外面历练,就是中院都要出门历练。”严胖子开口说道。

    “那么为什么不要农庄里面的菜?”刘安低声问道。

    “你傻啊,农庄那些泥腿子每年弄的就只够自己吃的,种菜那么辛苦,道观里面拿了菜,又给不了多少钱,种的菜很差很差,后来干脆外面采买,所以这些菜帮子也是钱买来的。”严胖子解释道。

    “那见到观主,我该说什么?”刘安开口问道。

    “你自己不要,让观主给,你自己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好,而且要的太好了,说你贪心,要的不好了,你自己不划算,还不如大方一些,我不会骗你的。”严胖子低声说道。

    刘安点点头:“那好吧,我听你的,不过要是你说的不是那么回事,我以后找你补出来。”

    “这……好吧,刘安,这腌菜还能干什么?”严胖子开口问道。

    “要不弄些烧豆腐?”刘安琢磨了一些,开口问道。

    “那就烧豆腐。”严胖子觉得怪怪的,酸豆腐?

    第二天中午,用的是老坛子里面的泡青菜,老坛子里面的酸水被分到了其他坛子里面。

    “这味道……。”严胖子烧了一锅泡菜豆腐,当然泡菜是切小了的。

    “怎么样?”胡三看到严胖子吃了一口,这个表情,赶紧问道。

    “还可以,没有吃过,上菜。”严胖子觉得可以。

    中午无一例外的好评,当然偶尔几个觉得不能接受,也不敢剩饭,剩菜。

    “严总管,我觉得这泡菜坛子应该学倒菜坛子那样,上面做个……。”刘安找到严胖子,开口说道。

    “咦,这想法好,我马上去让他们做。”严胖子急匆匆的离开了。

    倒菜坛子,就是一个石头掏出来的凹陷的盆,然后把腌菜装进坛子里面,上面用棕树叶子拦着,再用竹片卡着,然后倒立在凹陷的石头盆里面,石头盆里面有水。

    “刘安,严总管叫你。”刘安正在琢磨榨菜的做法,就看到一个杂役进来开口喊道。

    “在哪里?”刘安听到这话,以为是严胖子带自己见观主。

    “跟我走,就在外面。”这名杂役开口说道,然后就前面走了。

    刘安赶紧的跟着,刘安刚刚出了院子门,就感觉一道黑影。

    砰!

    刘安感觉脑袋后面一股巨大的力量。

    “被暗算了……”刘安最后的意识。

    一阵冰冷的感觉,随后是鼻子口里都是水。

    刘安动了动,感觉身体可以活动,但是被装在什么里面。

    “麻袋,丢在水里!”刘安浑身一激灵,立即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