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迷糊之间,感觉有人撞击了自己一下,睁开眼睛,就看到眼前一个穿着蓝色大褂?不,应该是道袍的人,站在自己面前。

    “这是什么?”这名穿道袍的人,手里是一块青色的布,青色的布上面是一个白色的圆圈。

    “这是什么!”这穿道袍的人厉声喝道,脸色十分狰狞。

    “圈圈……啪!”看着这圆圈,脑子还有些不清醒,刚刚说完,就感觉整个脸都麻木了,然后整个人都飞出去了。

    “刘安,违背本院戒律,罚杂役半年,来人,拖走。”

    “哈哈,刘安,你是睡迷糊了吧。”

    “本身就蠢,太极都不认识了……。”

    “这种蠢货就是活该,早就该去杂役那边了。”

    “我叫刘安……。”不怎么明亮的屋子,并且还低矮,地面十分潮~湿,还有一股浓郁的腌菜的味道。

    在一刻钟以前,半边脸就像猪脸一样的刘安,被从下院丢到了这杂役房,准确的说这里是腌菜的房间,隔壁是厨房,这个院子里面就是厨房所在的院子。

    “我叫什么来着?”刘安感觉头疼,自己不叫刘安啊,但是自己偏偏又叫刘安。

    “啊……。”脑袋剧烈的疼痛,让刘安几乎要翻滚起来。

    也不知道多久,刘安从嘴巴里面吐出了被子,被子十分粗糙,并且还湿漉漉的。

    “我就是刘安……。”刘安根本没有力气坐起来,看着床边狭小的窗户,可以看到一小片天,还有一大~片的树叶。

    “我又不是刘安,我叫白坤,我是一名司机……还有呢?”

    “我叫白坤,是一名货车司机……也是一名老司机……好像老司机是骂人的话?”

    刘安躺在床~上,脸上的疼痛难以掩盖心里的挣扎。

    “我叫刘安,今年九岁,是个孤儿,是云山观的下院弟子……云山观,莫非是道士?”

    “在下院考核的时候睡觉,然后被罚杂役……可是学习的是什么,考的又是什么?”

    “圆圈不是圆圈,是太极?太极……好像不是这样的?”

    “刘安,吃饭了。”迷迷糊糊之间,一个声音大声喊道。

    “是袁行啊。”刘安张口就来,半天时间,刘安终于想起了很多东西,前一秒是一名大货车司机,刚刚把贷款还了不久,至于父母什么的不提了,就老光棍一个。

    “刘安,你今天睡迷糊了吧,太极都不认识了,还圆圈,换了谁都得揍你。”袁行手里拿着两个馒头,是那种粗面馒头。

    “哎呀。”这馒头香味浓郁,但是刘安一张脸肿起来的,馒头送到嘴边,发现张不开嘴。

    “嗯,是睡迷糊了。”刘安坐起来,点点头,声音有些不清楚。

    “哎,看样子,再过三年,咱们只有来当杂役了。”袁行开口说道。

    刘安把馒头捏小,同时捏成小圆球,然后放进嘴巴里面,用不厉害的一边慢慢的咬。

    “对了,这是我给你找的药,外敷啊,还有这是你的书,我先走了,要做晚课了。”袁行开口说道。

    “嗯嗯。”刘安点点头。

    用了很久吃完两个馒头,闻起来香,其实粗咔咔的,不过开大车什么没见过,又一次被堵在路上,什么都吃过,当然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基本都吃过,少数的不敢吃。

    刘安看着油灯,这是刚才袁行点上的,再看看周围,都是一个个的大缸,大坛子。

    房间低矮,并且房顶是倾斜的可以看到瓦片,椽子,最高的地方有两米多,最低的地方只有一米二三。

    被子散发着臭烘烘的味道,这种味道很熟悉,霉臭味道。

    “道士,貌似在古代,道士很好混的,加上会一点小戏法……。”刘安看着自己身上的道袍,灰色的,心里开始憧憬起来。

    打开瓷瓶,瓷瓶里面是一颗褐色的药丸,这是袁行给的,刘安拿起药丸,然后看了看,用点水在药丸上面沾了一下,然后轻轻的在脸上拍点水,把这豌豆粒大小的药丸在脸上滚了滚。

    一丝丝凉意就出现了,也没有那么疼痛了。

    药丸很快就滚完了,刘安拿起书,准确的说是一张卷轴,皮制作的好像。

    “这真的是太极?”刘安看到这卷轴上面的圆圈,下面还有注解。

    “周天分为意念周天,经络周天,脉路周天,丹道周天。”

    “道门五术,命术,卜术,相术,医术,山术。”

    “五行属性……这个知道。”

    “这后面是什么?是功法?类似五禽戏?太极?”

    整个兽皮不超过三千字,介绍周天,介绍五术,介绍五行属性,最后是九个动作,还有步伐。

    “难道考核就考核这个?”刘安有些不敢置信,几千字而已,一晚上都能背下来。

    “刘安,干什么,还不睡觉,明天要早起。”窗户上面忽然有人大声喝道。

    “妈呀……。”刘安被吓了一跳,一下子就跳下了床。

    砰!

    但是地面的石板湿~滑,整个人一下子跌到在地。

    “刘安,你看看,打破这些坛子,你就准备挨抽吧,这一缸子咸菜用了多少盐,你知道吗。”外面的人一下子就冲了进来,这房间连个门都没有。

    “……。”刘安无语了,爬起来才发现这石板上几乎都有水了。

    “赶紧睡觉,明天早上起来磨豆腐。”这胖子看到刘安自己爬起来,没好气的喝道。

    然后还好心的帮助刘安吹灭了油灯。

    刘安躺在床~上,意外的是,这样的环境,居然没有蚊子什么的,还有一阵阵的香味,刘安估摸着外面是什么驱虫的树。

    迷迷糊糊之间,刘安就睡着了,虽然床很硬,但是老司机什么地方没有睡过。

    “刘……安,起来了。”一阵刺耳的声音在刘安耳朵边响起来。

    “啊,开车……。”刘安一下子坐起来,迷迷糊糊的喊道。

    “开什么车,赶紧的磨豆腐。”刘安看着窗户上面的大胖脸,终于知道为什么床靠着这窗户了,这特么的是好让人喊醒的啊。

    “这衣服换上,你那是下院的衣服,不能在这边穿。”这胖子手里的油灯拿着,丢给刘安一套衣服。

    这是一身短打的衣服,下面基本就是短裤什么的,还有一双草鞋就是那种凉鞋一样的用草编织的,上衣袖子也短。

    “胡三,这是刘安,你带带他,先学磨豆腐。”胖子带着刘安来到院子另外一边。

    “是,严总管。”胡三是一名瘦瘦的汉子,不过看样子十分老实,木讷的回答道。

    刘安则接着火光,在水缸里面看到自己的脸,摸了摸,发现是自己的,心里疑惑不已:“怎么就好了?还有这黑脸的家伙是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