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飞瞬间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束缚与撕扯之力临身,随后一阵强烈的眩晕感传来,他很快出现在了一处幽静偏僻的小庭院。
木飞狐疑地环目四顾,发现这处庭院竟四周一片虚无漆黑。
正前方有三间石砌堂屋,屋檐压得极低,黑色砖瓦一溜铺开。屋前青石铺成的地面,被屋内透出的昏黄灯火一照,竟泛起诡异的光泽。
朱黑色大门忽然‘吱呀’一声打开,接着从里面传出一个无比苍老的声音:“进来坐坐吧。老朽已经记不清有多少年都没有遇到尊上家族的人了。”
木飞皱了皱眉,略一沉思便迈步走了进去。
想必刚才危急的一瞬间,便是这老者救了他。既然这老者能救下他,想必自是无甚恶意。
走入石屋,一股噬骨的凉气顿时袭来。屋内空荡荡的,只在地上摆有几个蒲团。
而居中一个蒲团上,正盘坐着一个形如枯木,又黑又干瘦的老者。
此老者脸上似乎完全没有任何血肉,只剩下一张枯如树皮般的褶皱挂在脸上,乍一看,如同骷髅,阴森吓人。
“多谢老丈出手。”木飞站着施了一礼,全身保持着高度戒备。
如骷髅般的老者,很是奇怪地回了一礼,并嘶哑着说道:“尊上不必拘礼,原本应是老朽向尊上行礼,只是腿脚不便,还请尊上原谅则个。”
木飞听得心中诧异不已,仔细看了一眼老者身下,才赫然发现老者的双腿竟齐膝而断。
“老丈,何以口口声声称我为尊上?”木飞也盘膝坐在了其中一个蒲团上。
蒲团比想象的要柔和,且从其上传出若有若无的诡异气息。
“尊上,恕老朽当年与几位老朋友的誓言约定,不能详细说明这其中缘由。尊上知道老朽没有恶意就好。”老者的声音确实没有任何恶意,相反,其声音中竟有一丝极难察觉的激动与恭敬。
木飞心中一震,又是与别人的誓言约定?他想起无论是紫晶火王兽还是黑暗神秘之地中那九层斜塔内的山风,都曾说过类似的话。而与他们立下这誓言约定的人,会不会是相同的人呢?
“老丈,你应该是天魔族人吧?”木飞忽然问道。他能明确感知和判断出,刚才突然从天而降将他传送至此的黑气便是天魔气。
听到木飞如此一问,形如骷髅的老者没有任何异色,他那深陷的眼窝微微抬起,平静地说道:“不错。老朽正是天魔族人。只不过如今却只能苟延残喘在这五行院博院,静静等待死亡冥主的召唤。”
确认老者是天魔族人,木飞脑中忽然划过一道亮光:“莫非,禾非入博院竟是因为眼前这位老者吗?”
想到这里,木飞觉得应该八九不离十了。不过还是继续问道:“老丈,禾非公主她应该是因为你才进的五行院博院吧?”
“不错,禾非不止是黑白帝国公主,也是我天魔族公主。”
“什么?还是天魔族公主?”木飞闻言再次惊讶不已。
老者神情与语气一直皆古井不波,平静无澜,但直到闻听木飞此言后,才不由露出些许疑惑道:“尊上难道不知我天魔皇族,皆耳尖如灵,脚如皓月吗?”
“原来如此。”木飞恍然,难怪禾非的耳朵明显异与人族,平常以耳套遮掩。
天魔族老者很快恢复常色,不由微点头道:“是了,若老朽所言不差,尊上便是公主口中的木飞吧?”
“哦?禾非她居然向你提起过我?”
“不错。尊上助公主突破修为瓶颈,实乃是莫大恩惠。我天魔一族若知,皆会感恩于尊上。”
木飞却是忽然轻哼了一声:“要真如老丈所言,那天魔族为何对我人族图谋不轨,现在更是带着数个异族攻我帝国城池疆域,杀我人族如草芥?”
骷髅老者神情仍未有丝毫变化,而是平静说道:“尊上有所不知,天魔族与人族恩怨历经数千年争戈,早已不死不休,若一方不真正倒下,这争戈便永不会休止。公主与尊上皆无法凭个人之力阻止,不如置身事外,乐得耳根清净。”
“哼,且不说战争,我倒是很好奇,五行院怎会容一个天魔族人在院内?”木飞自然不苟同这老者‘置身事外’之说,冷哼一声,盯着老者说道。
“这并不难理解,自然是跟那几个老朋友的誓言约定有关。”老者忽然笑了笑。只是这一笑竟比他面无表情时更为可怖。
气氛已经有些不太融洽,木飞便起身告辞。
“尊上要离开,老朽亲自送你一程。”说着,骷髅老者一挥手,木飞便被一股天魔气包裹,随后迅速消失无踪。
待木飞再次出现,他发现自己已经完全出了博院。
尽管他与老者的谈话并不算愉快,但木飞却是真正放下心来。有这老者在博院,禾非的安全自然不是问题。
至于禾非最后会选择成为谁的同行者已经不重要了。他至少知道,禾非虽与东方奇有婚约在身,但对东方奇应该并无爱意。确认了这一点,对他来说已经比什么都重要,也更加坚定了他的太魔海之行。
木飞身在黑暗之中,再次化若幽灵,向火院悄悄潜去。
这是一次冒险,因为火子石在丹院出现是因为他的叔父,而他本人则是真正的火院外院首席。所以此刻火子石也极有可能已经回到火院。
但木飞可没忘记与崔通的另行赌约。他决定趁夜找到崔通,了结与崔通之事便彻底离开五行院。
有着幻隐术与幻影步加持的木飞,很快便来到了崔通的住处。
站在院外,木飞谨慎地散出灵魂感知仔细感应,很快,他心中猛然一惊,不过随后他嘴角便浮上一丝冷笑。
“崔通,出来。”木飞在院外低喝道。
一个身着火红院服的瘦黑青年,出现在院内的屋门处,但他并没有走出小院。
“木飞,你进来与我一战,胜了我,十万下品元石任你拿走,若你输了,就自行滚出五行院。”崔通声色俱厉。
为了等这一天,崔通可是耗费了极大的心血。
他修为实力远高于木飞,并坚信即使木飞凝出元丹,他一样有着碾压木飞的实力。但崔通在木飞约定四个月之期离去之后,依旧夜不能寐。
每每想起‘彩头’之事,他便经常噩梦连连。外人实难知晓,他在九环星云泽因为木飞的积分变动之事,比任何人都要心力交瘁。这对他而言,简直不亚于一场恐怖的噩梦。
而他‘唆战’木飞,实际上外人也根本不知道,他的元石已经全换成了道纹,别说赌约中再加出的五万下品元石,即使只是兑现原来的五万下品元石,他也拿不出来了。
所以当崔通得知木飞被五行院除名的那一刻,就已经想好,他要在自己所居小院,将木飞彻底杀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