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入运河的吴兵们虽是狼狈,好在大多都被救了回来。

而吴兵们在相互救援的同时,齐兵们则好心地停手,并不妨碍他们。

现场弥漫一股浓浓的诡异的气氛:明明是吴国发起的进攻,最终却是战败;而作为胜利者的齐国,竟却乖乖地看着落难的吴兵们被救——

通常情况下,不应该是雪上加霜、斩尽杀绝么?

“咳——咳——”

吴国的船舶上,响起无数的吴兵重重地咳嗽,就算他们熟悉水性,依旧被这场小小的运河之战给弄得手脚慌乱:大抵是第一次掉入邗河,不少吴兵们惊慌失措,径直地泡在水里,因那四肢剧烈地划动而不小心地抽筋,差点被溺死……

真是太丢脸了。

吴王夫差沉着一张脸,冷冷地打量周围的吴兵们。

仿佛察觉自家大王的不快,那些咳嗽的吴兵们连忙地忍住,场面顿时冷清了下来。

抬头起来,吴王夫差远远地望向田穰苴。

隔着相当远的距离,吴王夫差暗地打量田穰苴:田穰苴的年纪似比他略长,额前有一束白发,长相粗犷,一看就是一员武将——或许是他的双眼时不时地透出丝丝锋芒,不然吴王夫差真的以为田穰苴会是一名莽夫!

这就是田穰苴么?

那个以九岁之龄,率兵击退当年偷袭齐国的燕、晋两军的大司马么?

头一次,吴王夫差认真地打量田穰苴——

距离上次作为齐国使臣的田穰苴,吴王夫差其实并未放在心上,直至他偶然地得知田穰苴这厮竟要迎娶他的美人邗姬!

端看田穰苴的长相,吴王夫差嗤之以鼻:田穰苴并不是如他一般英俊的美男子,但却是一代军事奇才——不然,他怎么会轻易地赢过自个儿呢?

内心咬牙切齿,吴王夫差表面却端得一派从容,拱手道:“久违田大司马善于统帅,今日一战,果不其然……孤无话可说,愿服输尔。”

不服输也不行了:倘若田穰苴真的有心,他恐怕都无法安全地返回吴国。

却见另一头的田穰苴,气势十足地吼道:“齐国与吴国本是盟国,为何要兴兵讨伐齐国耶?——吴王此举,未免有损吴国的颜面,若教天下人都知晓,岂不笑话吴国?”

吴王夫差转了转眼珠子,笑道:“非也非也,孤并未想过要讨伐齐国,只不过是练习水战罢了……不曾想,竟闹出如此误会——那些沉船的渔民们莫非是齐国人乎?孤以为是晋国人或者燕国人,毕竟他们经常乔装……唉,说到底,皆是孤的错儿。”

这是典型的睁眼说瞎话了。

抽了抽嘴,田穰苴差点岔气,实在佩服吴王的厚脸皮——沉默半晌,田穰苴勉强地接话,大声道:“既是这般,今日实战,齐国侥幸小胜,还请吴王莫要怪罪!齐国与吴国乃是盟国,理应相互扶持,今后吴国若想再练习水战,尽可书信吾家大王,想必吾家大王必不会拒绝。”

话说都到这个份上,吴王夫差还能再说甚么呢?——再次地拱了拱手,吴王夫差向田穰苴远远地喊道:“替孤多谢你家大王海涵,孤这便告辞!”

再也说不出其他话来,吴王夫差果断地下令辙退——哦,不对,是离开。

“军司马,为何……”作为受害者之一,田副官不太理解田穰苴为何轻易地放过吴王。

假如将吴王斩杀于此,岂不美哉?

与他拥有相同想法的齐兵并不在少数。

垂下眼帘,田穰苴何尝不想呢?——但是,不行!

“勿要忘记他是一国之主。”田穰苴一字一句地说。

如果吴王真的丢了性命,且不提吴国上下是否会举国兴兵地讨伐齐国,单是他们,恐怕也是伤亡惨重——别看吴王夫差身处恶劣,但他到底是吴国的大王,哪能没有底牌呢?更何况……

目光一闪,田穰苴半真半假道:“怎地,你们莫非想要攻占吴国不成?——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吴国相距齐国数千里,中间隔有好几个小国,真若占领,防守也成问题,不如友好处之……苴倒是很好奇,他究竟能不能够安然回国。”

——无论如何,通往吴国的路上,还有邗越部族正在等待吴王夫差,想必那些一心夺回土地的邗越人士必会让吴王夫差好好地吃上苦头:若成,则邗越成为齐国的天然屏障,牵制吴的动向;若败,亦可消耗吴国的实力,好歹不能让吴国再这样嚣张肆意!

韩衡啊韩衡,但愿你和你的族人们争气点儿……

田穰苴默默地许愿。

众人不明就里,咦道:“这是为何?”

田穰苴耐心地回答:“吴国尚武,数年便征占数个小国,这些小国且又临近运河,苴可不信他们会轻易地放过吴王……罢了,罢了,咱们上岸罢,这会子将军等候多时,咱们可得与他汇合去。”

众人听话地靠岸,隐约地明白田穰苴不愿将吴国往死里得罪——然而,就算田穰苴下令罢手,亦不能遮掩他们齐国打、赢、了!

两支齐国军队顺利会师。

“军司马!军司马!咱们真的打赢了么?”

刚上岸边,田穰苴迎面收获若干敬佩的眼神与疑问。

不待田穰苴解答,田副官抢先道:“自然是的!咱们赢了!这一切都要感谢军司马!如若没有军司马的调度,咱们哪能赢得轻松呢?”

“军司马!”田恒一身战甲,大步地走来,一把拥住田穰苴,激动不已,“不愧是大司马,不愧是大司马,大司马之才,当真不减当年!”

田恒毫不吝啬地赞美田穰苴。

而周围的齐兵们也无声地交换了彼此的目光——

“军司马!军司马!……”意识到结束战争的齐兵们兴奋地欢呼,声音响彻天地之间——连远处的吴王夫差都听得到!

吴王夫差低声地催促道:“快!快!快……”

只一个劲儿地喊“快”。

吴兵们也不含糊,又稳又快地统一加速所有船舶,务必在最短时辰之内,退离战场——风向不知不觉地变了:由逆风转为顺风,吴国的船舶也顺势地划快了……

但这并不能缓解吴王夫差心底的愤怒。

经过这次的邗沟之战,吴王夫差是彻底地记住田穰苴这人,恨恨地想道:可恶!可恶!孤发誓总有一天,定要血洗前耻!

如何血洗前耻,吴王夫差却没具体想法,然而,这并不能阻止吴王夫差的深入思考:对了,等待时机——齐王年迈且无嫡子,待他驾崩之后,齐国定会陷入内乱,届时正是血洗前耻的好时机……

吴王夫差阴狠地心想:就让田氏莽夫再快活几年!

“还不再快点!”有心掩饰自身的失误,吴王夫差口吻十分不善。

然并卵——

很快地,有关田穰苴辅佐田恒率兵击退吴王夫差的传闻,传遍整个齐国,甚至国外——这一回,事隔近四十年,田穰苴又再一战成名!

当他们浩浩荡荡地回到临淄城,田穰苴受到热烈的欢迎。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