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个机会,华荣给姜榕送到了韩泠面前。

    “大周居然不声不响的就开始攻打大燕。”

    “是呀,真的想不到,如今大燕节节败退。这大周至少准备了大半年呀!”

    “大半年,我们大越居然什么消息都没有,这大周的实力实在是……”

    “陛下,我们一定得出兵帮助大燕呀,否则等大燕被大周灭了,我们就会是大周的下一个目标!”

    “陈老将军,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现在应该和大周联合攻打大燕,到时候就能够分一杯羹。众所周知,大战之后,再强的国家都必须休养生息。而且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办法进行大型战争,你如此说,未免把大周想得太强,又把我们大越想得太热。”

    陈老将军德高望重,年轻的时候带领大越的铁骑,不知道替大越打下多少土地。

    如今被这目光短浅的话气得直喘气。

    就在这时候,一双手扶住了他。

    他抬头一看,扶住他的是如今在朝中声势正旺的太子韩泠。

    看到的时候,他的脸色更难看了。

    他一直以来对这个没有一点儿皇室威严的太子不感冒。

    哪怕最近不少朋友都在他面前夸奖韩泠,他也依旧不喜韩泠。

    这件事,朝中的人都知道。

    这会子他出现,看来他今天还会被羞辱。

    这张老脸呀!

    “听说林尚书熟读各类兵法文章!”

    令陈老将军意外的是,韩泠开口并不是侮辱他,反而问了刚才和他对立的林尚书一个问题。

    林尚书自然是知道韩泠和陈老将军之间的关系。

    而他么,最近他虽然还没彻底称为太子党。

    但是朝中的这些老狐狸也都能够看出,他在向太子靠拢。

    压根就不会觉得韩泠会站在对方那边。

    故而这会子很骄傲的抬头:“老夫为兵部尚书,虽然没有上战场杀过敌。但是这世间兵法,这世上恐怕少有人能够比得上老臣。”

    “是呀,林尚书在兵法方面,堪称一句大儒。”

    “没错!而且林尚书刚才和大周合作伐燕的计划,也并没有什么不好。”

    “对呀,如今大燕明显不敌大周,若是帮助大燕,我们大越得付出多少努力!”

    韩泠松开陈老将军,在对方警惕的目光中对他温和点头。

    然后一张脸冷肃了几分,看着林尚书道。

    “林尚书既然是当世大儒,那么就应该明白一句话,那就是纸上谈兵这四个字的意思!”

    这句话一出,朝堂之上就是一静。

    只有高高在上的越帝脸上露出了笑容。

    林尚书这会儿知道,韩泠就算不会帮陈老将军。

    但是也不一定帮他!

    林尚书羞愤道:“太子殿下这是什么意思?”

    韩泠冷笑:“大儒莫非连孤的一句话都不明白?”

    说完这句讽刺性极强的话后,韩泠直接对着越帝道:“父皇,儿臣觉得陈老将军的提议极对,还请父皇恩准。”

    越帝并没有立刻开口,他的目光扫过下面的所有人。

    无外乎这个位置引得别人追求。

    坐在上面,下面任何人的表情,都没办法逃过他的目光。

    “那太子觉得让谁当主将!”

    这句话一出,林尚书脸黑了,他直接道:“陛下,不妥呀,这大燕气数已尽,我们再帮,只会连累我们大越呀。还请第一次三思!”

    越帝冷笑:“林尚书,你越活越回去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林尚书看着越帝的表情,整个人一激灵。

    他怎么就忘了,如今坐在这位置上的皇上,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

    他不说话了,但是心里并不觉得自己有错。

    “父皇,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韩泠淡淡道。

    越帝来了兴趣:“你的意思是让朕任命你为主将吗?”

    韩泠摆手:“儿臣哪里有这个能力,儿臣的意思是陈老将军!”

    陈老将军听到这话一愣。

    在越帝接下来一句“准奏”之下,他的老泪顿时流了出来!

    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想要再上战场。

    比起在京都这荣华富贵的生活,他真的比较喜欢战场上刀光剑影,黄沙与血腥铺面而来的戎马生活。

    可是,陛下不愿意放他出去。

    当初是因为害怕他功高震主。

    后面呢,大概是觉得他年龄大了,再也没办法替大越征伐。

    然而不是的。

    他的身体老了,但是心还没有老。

    他可以不做那冲锋陷阵冲到前面的将军。

    但是他可以做那在后方稳定军心的定海神针。

    他的心,是为大越而跳动。

    他的满腔热血,全部都奉献给了大越。

    所以,他渴盼,死在战场之上。

    “老臣,多谢陛下,多谢太子殿下!”

    他跪了下来,朝堂那一瞬间都安静了。

    不少人都明白此时陈老将军为何而流泪。

    “你真的决定了。”

    “嗯,我决定了。”

    姜榕赖在韩泠的怀里,看着那边打马离去,看上去精神抖擞的陈老将军。

    “这个人可是和你对着干,你父皇这次让你当副将,你就不怕一定老东西给你排场吃?”

    韩泠道:“他不是老东西,他是我大越的英雄!不管平日里我和他是什么关系,反正在国家危难的时候,他是我可以托付后背的人。”

    姜榕沉默了。

    说起来,她演过的电视剧有很多,其中似乎有一个妖妃的角色。

    那个角色她记忆并不深刻。

    反正投资商把那个角色给她,也不是因为她的演技。

    只是看中她的名气。

    所以她也是意思意思,美美的演了几场后就走了。

    但是当时看剧本的时候,她记得剧本之中有一个将军的角色。

    那个角色让她记忆深刻。

    而在这个时候,姜榕在韩泠以及陈老将军身上都感受到了与那个角色的魅力。

    姜榕耸肩:“反正你决定就好,你的选择就是我的选择。”

    韩泠摸了摸她的脸:“如果这一次,我死在战场上,那么你不要等我。”

    “好呀!”韩泠说的轻松,姜榕也回答得轻松。

    两个人说完之后,相视一笑,就不再提这个话题。

    仿佛刚才的只是一句玩笑。

    但是两个人都知道,对方没有开玩笑。

    在这一方面,他们还真是天生一对。

    姜榕待在韩泠怀中,掀开马车窗帘,看着阴沉的天空。

    大雨将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