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荣觉得这个孩子只是催化剂。

    反正两个人总会有一战。

    她是一点儿也不愧疚。

    然后,没几天,她就觉得自己不该这么皮。

    这两人,每天都往清水小阁送东西。

    很烦。

    还动不动的在阁外当望妻石。

    甚至好几次还打了起来。

    动静太大,华荣怼了他们。

    结果这两人后来从阁外开始打,然后越打越远。

    华荣:“……”

    OK,都很懂事。

    华荣安心养胎——私底下继续和龙非一起完善地府。

    另外,在地府初成那一刻,她就把目光放在了这世界的三条龙脉之上。

    如今,三条龙脉之中,大燕的龙脉最弱。

    大周和大越不相上下。

    龙非在看到大越龙脉的时候,叹了一口气:“我之前攻打大周的时候,它就已经是这样子。”

    华荣道:“既然如此,你就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你想要保住的人,可以活着。”

    她没说的是,地府只要不出问题,那么死了也可以开后门的。

    龙非看得很开。

    在上辈子修仙的时候,就已经断情绝爱。

    世俗亲缘已经很淡薄了。

    总之,他并不难受。

    只是有些唏嘘。

    不管是仙人还是凡人,也都有力所不能及的事情。

    在华荣宣布怀孕半个月后,大周的伐燕大军正式出发。

    华荣站在城墙之上,看着大军。

    仿佛看到了宁子轩和子源身着战甲的模样。

    她抬头看着天空:“快要离开了吧。”

    想到这里,她对99道:“让姜榕动作快点儿。”

    说完,她又忍不住扶额。

    这姜榕怕是对韩泠动了真感情。

    这一时半会儿也快不起来。

    谁知道,很快99那边就传来了姜榕的话。

    【宿主说,OK!】

    华荣道:“让我和姜榕直接对话。”

    【是!】

    姜榕:“姐姐!”

    华荣想了想,她真实的年龄多半可以当姜榕老祖宗的老祖宗了。

    不过这个时候,也不能过于计较这些。

    “嗯,你的意思是,随时都可以离开吗?”

    姜榕很是惊讶:“当然呀,我巴不得快点儿离开这里!我随时都可以走!”

    华荣也很惊讶:“那你的太子殿下怎么办?”

    姜榕:“关他什么事儿?”

    华荣:“……你就不担心你突然离开,他会受不了?”

    姜榕翻了个白眼:“这世上,哪里会有一个人离不开另一个人,这样的人,都是矫情!反正韩泠不是那样的人!再说,我也是中意他,才和他交往,总不会为了他,留下来。”

    华荣沉默了。

    她觉得姜榕的想法没错,并且还很支持。

    为了男人,女人觉得放弃什么都没有关系。

    而事实上,只有当一个女人有了自我之后,才可能有更多。

    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怎么值得别人爱。

    她觉得姜榕顺眼了许多。

    “好,到时候我会让你自然离开,这样也不至于让这个世界紊乱。”

    华荣发现,姜榕身上的气运还是那样,但是韩泠的气运却在增强。

    韩泠增强了,那么就代表原本是这个世界男主的赵轩身上的气运在降低。

    韩泠……

    华荣摇了摇头,是比不过宁子轩和子源的。

    华荣和姜榕说完话之后,摸着自己的肚子,抬头看着蓝天。

    “这天,也不知道可以平静多久。”

    说完这句话,华荣撑着肚子,就进了阁中。

    姜榕那边,和韩泠的关系打好后,打死也没有透露其他消息了。

    而且让她郁闷的是,第二天韩泠就忘了她说的关于赵轩的事儿。

    这不是他记性不好,纯粹就是这个位面不想让他记得。

    这种力量,也不是韩泠和他身上如今的气运可以抵挡的。

    emmm,MMP!

    这就代表,她那一口血算是白吐了!

    这可真是够尴尬的!

    姜榕并没有再透露和剧情有关的事儿。

    但是她整个人潜移默化的影响着韩泠对权势的态度。

    从最开始不在乎,甚至可以说是厌恶,到现在虽然不热衷,但是已经开始在这件事上面上心了。

    几件越帝交待下来的大事儿,都完成都很好。

    甚至不少还在观望的朝廷官员,在这个时候也已经开始站队了。

    而越帝对此也并不是没有察觉,却也乐见其成。

    作为一个君王,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性格。

    他以前对此就很担心,如今太子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如此奋进。

    他只看结果就好了!

    况且,这整个京都,也没有什么事儿能够瞒过他。

    韩泠和姜榕的事情,也并不是什么秘密。

    这整个京都,该知道不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不过这是皇家和相府之间的事儿,一般人想管也管不了。

    姜榕这边也还顺利。

    最开始因为她和韩泠走的近,她那位丞相爹还让她去了他的书房,拐弯抹角询问,没有阻止他和韩泠来往。

    但是,也没有明确支持。

    甚至话里话外让姜榕不要忘了家族荣誉,在出事儿的时候,一定要舍己为家族。

    姜榕觉得很烦,所以答应得很顺溜。

    别说她不会让那种情况出现,就算出现了……当然是多拖点儿人下水。

    因为姜丞相的许可,所以后宅那些人也并没有为难她。

    除了偶尔刺上两句,酸上两句,也没有别的事儿。

    姜榕可不是吃亏的人,经常几句话就把这些闺阁之中没啥见识的小姑娘们骂哭。

    告状?

    都是自己凑到面前的人,骂不赢怪谁?

    姜榕注意到,姜槡虽然依旧看不惯她,但是反而特别的安静,并没有怼她。

    这也是,她如今满心满眼都想要让姜丞相和丞相夫人把她嫁给赵轩。

    没错,赵轩出来了。

    这可能是最不好的一个消息了。

    对此,姜榕并没有什么感觉。

    毕竟皇后那天的证据,也并非是无懈可击。

    就算是无懈可击,赵轩身上的气运也足够让他把那些证据撕开一个口子。

    对于姜槡的痴情,姜榕还挺佩服的。

    毕竟姜槡可不知道赵轩是这个世界的男主角。

    赵轩出来是出来了。

    但是因为韩泠和他本身就不和,故而在韩泠崛起的时候,他的势力就相对减弱了。

    不过姜榕知道,这还不够。

    想要将赵轩这样的人弄死,那么必须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否则他就会如同被火烧毁的野草,春风一吹,就会再次生长起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