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前,将军外出,带回了一个昏迷的姑娘。就是这个姑娘,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奸细?”

    “应该不是,她不是大燕的人。但是的确是她,把将军迷得神魂颠倒。不久前,她失踪了,第二天我们就收到了勒索信,她居然因为和将军吵架,随意乱跑,被山贼抓上山贼窝去了。”

    “韩涵去救她了。”

    “是的,将军去救她了,然后将军就消失了,我们去那个土匪窝看的时候,发现那里的土匪全死了!”

    “那个女子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长相平平,还喜欢添麻烦,除此之外,好像也没……不对,有一次我听到她说什么统……还说什么攻略进度傻的。”

    ……

    华荣想起刚才从副将那里听到的话,有些兴奋呀。

    10001:【好久没有遇到系统了,这下一来来两个!大佬,这个给我吃怎么样?】

    10001这一次真的不是贪吃,它害怕这只统又被华荣看中了。

    到时候它真的要哭。

    都有一只会拍马屁的99了,这再来一只,它一对二多半打不过呀!

    它是刚做任务就被华荣给抓住了。

    在阅历上就比不上那些统。

    “吃肯定不能吃,我还要利用这些系统去对付你曾经的主子呢。”

    华荣在很早之前就对主神不喜。

    为了崩坏一个位面,他手段实在是过于狠辣。

    “不过,如果不听话,灵智是不用了的。”

    没灵智的系统虽然不会那么厉害,但是比起厉害与否,华荣更喜欢听话的。

    华荣想到这里,开始调动世界上的灵力,寻找韩涵锁在。

    话说上辈子,韩涵可也是姜榕的一个裙下之臣。

    没想到这姜榕还没出现,他就被某些人当成了目标。

    韩涵的踪影很快就被华荣找到。

    悬崖。

    又是悬崖。

    看来是韩涵去救了那女子之后,就双双落崖。

    在那个女子看来,这样孤男寡女的时候,攻略会更加顺利。

    却殊不知,如此会造成多少人的死亡。

    华荣对于这些突然插入世界的渣渣很不喜。

    这时候,她也忘了自己其实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外来人。

    华荣来到那个土匪窝之后,直接逆流时光,看了一下当时的场景——

    一个穿着白色衣裙的女子,正待在柴房之中。

    在她的面前,有一面水镜。

    “嘻嘻,8888,你说这个男人会不会死呀?”

    她的声音特别愉快。

    在她面前的水镜之上,一个手持刀剑的男人正浴血奋战。

    他只有一个人,在他面前,却有很多的土匪。

    ……

    华荣看到这一幕,都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敢情韩涵是一个人上的土匪窝。

    不过很快华荣就明白韩涵的想法。

    他喜欢这个白衣女子,故而背弃自己的信仰,擅离职守来救这个女子。

    但是他却不能够让军中的人和他一样。

    他是统领。

    故而,他不能带着他的兵来救一个女人。

    当然,华荣也看出来了,韩涵也的确有本事一个人挑一个土匪窝。

    ……

    【宿主请不要开这种玩笑,攻略目标若是死了,那么只能判定宿主失败。】

    白衣女子撅了撅嘴:“你瞎说,明明只需要得到他们百分之百的爱就行了。到了那个时候,我直接自杀。留下遗书,让他们自杀不就行了。”

    【宿主高兴就好。】

    白衣女子看着水镜之中韩涵,摇了摇头:“还真别说,他对我真的挺好的。可是最让我不开心的就是,他都愿意为了我冒险了,这进度也只有八十。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

    【宿主请自行探索!】

    白衣女子不耐烦摆手:“好了,我知道啦。每次都只有这么一句话……哎呀,我的韩涵小哥哥挨了一刀。够了够了,系统,把这些土匪给弄死吧。”

    【宿主请不要大意,在你之前,从没有人成功攻略韩涵。】

    “我能!你看他都愿意为我死了。”

    【进度条显示他对你的喜欢并没有上升。】

    “……”

    ……

    华荣看到这里,无语了一下。

    接下来的剧情,不用脑子想都能知道了。

    “这攻略者看来也是比较沙雕的那一类,系统比较有个性。”

    华荣跑到韩涵和那个白衣女子落崖的地方。

    然后直接跳了下去。

    ……

    “涵哥。”

    胡蝶看着面前一直忙碌的男人,心跳加快了。

    不得不说,这认真的男人实在是太有魅力了。

    更别说韩涵作为这个世界的重要男配,这硬件设施真的是非常不错的。

    这让一向不在这方面委屈的胡蝶心绪难平。

    她准备在这里和韩涵发生些什么不可描述的事。

    这些世界的男主男配,她活着的时候别说睡了,就是碰到都是奢侈。

    哪像现在这样,还可以让他们为她痴,为她狂,为她哐哐撞大墙!

    所以死了之后,反而让胡蝶更加快乐了。

    韩涵烤着鱼,眉头却一直皱着。

    他担心外面的情况,如今他被困在这里也出不去。

    实在是……他还是太冲动了。

    听到胡蝶的声音,韩涵的眉眼柔和了许多:“身上不疼了吧?”

    他们掉下悬崖的时候,虽然有韩涵护着,胡蝶还是受了伤。

    胡蝶眉眼精致,虽算不得美人,但是却让人如沐春风:“都是我的错,才会让你困在这里。”

    “没事儿,不怪你。”

    韩涵摸了摸胡蝶的头,胡蝶顺势就抱住了韩涵。

    韩涵身体瞬间僵硬。

    如果胡蝶这时候看得到韩涵的表情,那么肯定就能发现他的表情很奇怪。

    韩涵推开胡蝶,转身将烤好放温的鱼递给了胡蝶:“小蝶,快吃吧。”

    胡蝶有些懊恼,觉得韩涵莫不是在军中待傻了。

    在刚才那种情况,难道不是应该发生点儿什么?

    不过这种事情,她可不会主动提出来。

    “真好吃。”

    韩涵微笑:“好吃就多吃点儿。”

    华荣坐在不远处一棵崖树上看到这一幕,莫名想笑。

    她倒是看出来了,这个韩涵,根本就对那个白衣女子没有兴趣。

    或者说,不是爱情。

    这女子恐怕要失败咯。

    想到这里,她有些幸灾乐祸。

    也没有在这个时候出现,反而探了探这峡谷的地形。

    撕了片衣服画了地形图,趁着两人休息的时候,扔到了韩涵怀里。

    第二天韩涵看到那衣服的时候,神色变得非常古怪。

    在惊讶的同时,他又开始责备自己的不谨慎。

    若不是这崖下第三人没有恶意,恐怕他韩涵真的要折在这里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