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中国有句话叫做入乡随俗,你擅自帮助女孩儿已经惹恼了我们的神,我们的神将会降罪与你。”

“你们的神?”我玩味道。

“我们的神,我们的母亲,我们至高无上的存在,叹息女神。”黑衣女人的声音如同播放器一样,毫无表情。

我心中十分的鄙夷这种神明,或者我根本就不相信。虽然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奇怪的事情发生,也有很多奇怪的东西存在,但是我深深的坚信一点,人定胜天。

天都胜得了,还害怕区区一个冒名的神!

“我从你的眼神当中看出来不屑,狂妄和蔑视,你将会为你的态度付出代价!”黑衣女人声音高亢起来,其忽然打了一个响指,顿时身边便出现了两个高大的身形,朝着我当头便抓了下来。

这个女人还真的是头发长见识短,以为区区两个阴灵就能够对付得了我了。即便我不能够随便用神雷泽身术法,但是我还有别的东西啊。

我上前一步,掏出两张丙午元阳火符来,一个上面贴了一个,这两个阴灵瞬间便化成了飞灰。

再看那女人和我直接拉开了距离,口中喃喃自语,眼睛都没有了眼白。这个女人到底在干什么?

我心中正迷糊的时候,忽然我感觉到全身都不由自己控制了。脑袋当中来回回荡着一个声音,我要自杀,我要自杀!

我的身体朝着街中心而去,正巧这个时候一辆汽车飞速驶来。眼看我就要被汽车撞飞的时候,我全身上下劲气灌注进了脚底,硬生生的将路面踩出一个大洞,这才止住了身形。

经过这番惊险的一幕,我对于这些女巫的观点倒是改变了不少。原来这些女巫倒是也有点门道,竟然差点让我阴沟里翻船。

微风吹动,将女巫的衣角吹动了起来,露出里面的四颗星星。原来这个黑衣女人竟然还是四星法师,果然是个厉害的人物。

西方欧盟当中设立有法师公会,其对于法师的等级是有严苛的制定的。从最开始的一星法师直到最后的九星法师,一星较之于一星的差距是非常的巨大的。听说整个欧盟法师公会当中也只有一个八星法师和寥寥几个七星法师而已。

至于中国为什么不效法西方有这样一种等级的制定,其一来是由于共信会和尸鬼道长期对立,根本没有统一的制定标准。不过想来这一次共信会和尸鬼道融合之后成立了修协,中国修道人的等级制度也会制定出来。其二便是因为中国修道五花八门,修行功法因人而异。而且修道等级自古代时候便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定,往往不过是对于境界的一个模棱两可的说法而已。

看着眼前的黑衣女人笑得非常灿烂,我知道其一定以为我是个软 tsxsw.com柿子了。我心中有点生气,当真老虎不发威你就当我是病猫了?

我身形一窜便到了黑衣女人身侧,一把便朝着其脖子抓去。那黑衣女人竟然不闪不顾,直愣愣的站在那里。

我很是轻松的抓住了其脖子,想着这一下总归是抓住了其命门,微微用力便能够将其脖子拧断。但是这黑衣女人根本没有在乎其脖子已经被掣肘,只是朝着我笑,诡异的笑。

这尼玛什么情况,我心中暗道有阴谋,手上用力一捏,想着其脖颈骨裂,身首异处的下场。但是用力才发现其脖子根本就十分的脆弱,一下便将其脖子拧断了下来。

其女人的脑袋耸拉了下来,双眼看着我笑容依旧,好像在嘲讽着我的无知。随后其张大嘴巴,整张脸完全变成了黑色,其脑袋也不断的伸长,到了后来竟然如同面条一样顺着我的手臂扑了上来。

一瞬间我便感觉到有股莫大的邪恶气息朝我扑了过来,想要钻进我的脑袋当中。

幸亏我早有防范,左手一张丙午元阳火符一下便贴了上去。一大团火簇便在我眼前爆了出来,随后我急身向后退去,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团火光,等那火光完全消散之后,我面前竟然什么都没有。

我心中一惊,刚刚那个黑衣女人去了哪里?!就在我疑惑不觉得时候,忽然只感觉到我身形背后吹来一阵阴风,随即感到我背后像是有把尖锐的刺刺了进来,我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我勒个擦,这么快就着道儿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只见到高高的天花板,其上面还有很多繁杂精美的花纹,四面是大柱子,墙上则都是一大块一大块的镜子。我脑袋顿时有点当机,这里是练舞厅?

“遥远的东方强者,你醒了。”一上了年纪的声音道。我循着声音看去,只见到一年迈的老人坐在椅子上面,之前的那黑衣女人则静静的站在其身后,想来这个人便是正主。“东方的强者,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过节,为什么要阻碍我的计划,亵渎我们的母亲。”

这是在做什么?审讯还是逼供,这些女人为什么不直接将我杀死,反而还要将我带到这里来,她们有什么计划?一瞬间,我脑子当中转了无数个念头。

当下最重要的事情应该脱身,虽然说我并不想服软,但是现在好像别无他法。我想了想道:“其实我并不想这样啊。”

“哦。”那个老女人显得十分的惊异,道:“你的所作所为无一不是这样,你还敢抵赖!”

“抱歉,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的女朋友麦瑞将要被你们杀死,所以我是为了保卫爱情,我爱她!”当下我慌不择路的将麦瑞顺嘴说了出来。

“你的意思是为了爱情,哦,多么美好的事情啊,这多么让我感动,一个男孩爱着一个女孩,明知道有危险还挺身而出,这让我想起了我的查理,这么多年了我还记得他的样子。”老女人说话非常的激动,当其听到我这个事情之后,其竟然还有点呜咽声。“好吧,小伙子,你是出于爱情,我想我们的母亲会原谅你的,爱情是多么的让人迷醉啊,那么我们决定不再处决你,而是将你留在芭蕾舞蹈学院,亲眼看着你的小女朋友去死,这样的心痛,你这辈子都只能够体验到这样一会。”(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