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绝不是一个能藏得住事的孩子,当天下午整个杀手联盟的人,包括刚回来的左岸都知道,豆豆在周岁抓周礼上,右手拿剑,左手拿春.宫图。

抓周礼什么的,对杀手联盟的人来说是奢侈。会来当杀手的,或多或少都有一个不怎么美好的童年。

家里条件好的,谁会把自己的孩子卖了、丢了?

这样的出身,家里怎么可能会给他们办抓周礼,豆豆应该是他们这群人当中,唯一一个举办过抓周礼的人。

左岸没有抓周礼的印象,也没有听照顾他的下人说过,他抓周礼上抓过什么,左岸也确定自己是没有抓过周。

听到豆豆说抓周礼什么的,左岸表示他有一点小羡慕,不过这一点小羡慕,在听到豆豆打小立下的“宏愿”后,立刻化为泡沫。

右手拿剑,左手拿春.宫图,这不是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节奏吗?为什么到了豆豆嘴里,就变成当大将宫,睡遍九州大陆所有花魁呢?

豆豆,你能有点出息吗?

豆豆,你能别这么蠢吗?

豆豆,你又刷新我们认知的下限,你造吗?

左岸对豆豆从来不抱希望,这一次更是彻底失望,左岸打算呆几天又继续出任务,并不是他不喜欢杀手联盟,而是他没银子了。

左岸从小就对自己动手做事很感兴趣,前几年他tsxsw.com一直要训练,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发展自己的兴趣,可现在不同了。

现在左岸除了接杀人的任务外,每天只要花一个时辰,保持自己的实力就行,这么一来他就有大把的时间,去做自己的事。

想要动手做自己的事,在杀手联盟是不可以的,左岸必须要有属于自己的地方,而要打造一个私人王国,需要大把的银,杀人无疑是来钱最快的。

左岸接了一个新的任务,告别师父准备出去执行任务,可在走之前却接到杀手联盟老怪物的任务。

豆豆要出去历练,他也接一个杀人的任务,老怪物们让左岸照顾一下豆豆。

听到豆豆要去杀人,左岸第一反应就是:“他能找到目标吗?”

“能,我们给他准备了引路蜂,他跟着引路蜂走就行了。”老怪物们为了豆豆,可真是煞费苦心。

话说到这个份上,左岸也确实无法拒绝,只得点头,“我有空的话,会盯着他。”

左岸一向不轻易许诺,尤其和豆豆有关的事,他更是不会轻易应下。

要是以前老怪物们肯定不干,非逼着左岸保护豆豆,可现在左岸翅膀硬了,老怪物们也不能拿他怎样。再说了,他们也不能让左岸照顾豆豆一辈子。左岸也有自己的生活,豆豆也要学着长大。

左岸出去执行任务,豆豆跟左岸一同出门,只是他们俩人的任务目标,一个在南一个在北,刚出门就要分开。

左岸担心地看了豆豆一眼,结果发现豆豆那货一脸欢乐,完全没有第一次执行任务的紧张,只有满满的欢喜。

左岸默默地收回视线,朝自己的目标走去,豆豆一出杀手联盟,就把引路蜂放了出来,看到左岸走了,朝左岸的背影大喊了一句:“左岸你等着,老子一定会赢你,老子才是天下第一杀手。”

从争夺第一高手,到争夺第一杀手,豆豆这条路很不好走!

左岸不想搭理豆豆,可听到豆豆这话,还是忍不住回头说了一句:“想要成为天下第一杀手?等我退山!”

左岸这话是说,他不收手豆豆就没有出头之rì,可豆豆硬是听成了,左岸会为了他而退山。

“左岸你真是太好了,你要是个女人,我就娶你回家,不去睡什么花魁啦。”太感动了。

“猪脑子。”左岸已经彻底被豆豆打败了。

豆豆已经贱到一个凡人达不到的高度。

左岸按任务设伏,花了三天的时间将目标人物斩杀,然后就去收剩下的银子,等左岸全部忙完,已是半个月后。

左岸这才有空管豆豆,问了一句豆豆的任务,得知豆豆要杀的那个人已经死了,左岸点了点头,聪明的没有去问人是怎么死的,只问豆豆人在哪?

“不知道,目标死后,就没有人见过豆豆。”

“他说他找你去了。”

“豆豆说要找你,要第一时间和你分享好消息。”

左岸问了好几个人,终于问到了豆豆的去向,可是……

左岸沿着那条路找了三个月,也没有找到豆豆的踪迹,把消息送回杀手联盟,问豆豆有没有回去?结果杀手联盟也没有豆豆的下落,豆豆就好像凭空失踪了一样。

“豆豆迷路了?”左岸猜到这个可能,可是……

“豆豆有引路蜂,没道理会迷路?”

“我相信引路蜂,可是我不相信豆豆,去附近的小树林找找,豆豆最大的可能,就是在山上迷了路。”左岸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但是杀手联盟的人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豆豆就算迷路,也应该在小村庄。

于是,大家分头行动,半个月后,左岸在山里找到,饿得皮包骨头的豆豆。

左岸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把人拎了回来,丢给杀手联盟的老怪物。

左岸以为,接受了这次教训,豆豆会学乖,以后出门会注意,可很快左岸就发现,他实在是太高估豆豆了,豆豆并不认为迷路是自己的错,他认为是地形太复杂,他下次一定不会迷路……

因为有这个信念,豆豆一直坚持在作死的道路上不回头,每一次迷路都以此为理由,最长一次,豆豆在外面失踪了大半年才被左岸找到。

“左岸你对我真好,他们都不来找我,只有你还记得我。”豆豆紧抱左岸的大腿,趴在地上不肯走。

“左岸你好人做到底吧,我实在太累了,我三天没命眼了,你背我出去吧。”豆豆继续耍赖,虽然明知左岸不会搭理他。

左岸宁可让豆豆抱着他的腿,然后一路把豆豆拖回去,也不会背豆豆出去,左岸对豆豆的嫌弃,在一次次寻找豆豆中,与rì剧增,可豆豆却不知,他始终认为左岸对他最好,比师父还好。

这真是一个美妙的误会,左岸知晓后,曾试着解释过,可是……

直到豆豆死,豆豆都不相信!

左岸只想说,能一辈子活在自己制造的谎言里,豆豆绝逼是幸福……(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