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灿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他不在乎钱财、粮食。

只要李世民批了地,一切他自行安排就是。毕竟王灿如今要做的,只需要保证流民不饿着就行,其余的不需要。

灾荒之年,能有一口饭吃,能活着不饿死,那就是最大的照顾了。

王灿开口道:“陛下,我所求,不求陛下的帮助。因为如今大唐也是四面漏风,四面都需要陛下的照拂。所以我所求,其实很简单,就是陛下同意批地就行了。”

李世民脸上也是露出了笑容。

批下一块地给王灿,那么王灿能解救万千的流民,使得无数的百姓,不至于再度陷入流亡的绝境,不至于是无路可走。

这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李世民道:“王先生,你一应要求,我都批准了。这事情,毕竟也不难。”

“谢陛下!”

王灿开口道谢。

李世民当即写下了一封诏书,是把北城外的一片区域,方圆近十里路的区域,都是划给了王灿,让王灿自行规划。

这对李世民不难。

而且,王灿对于大唐帮助极大,王灿从未提出任何的要求。如今,王灿提出了要求,李世民是立刻就应下,因为这也等同于是给了王灿嘉奖。

李世民把诏书给了王灿,便说道:“王先生,这汇聚在长安的万千流民,便摆脱你了。总之,王先生有任何要求,需要朕出面的,尽管入宫来就是。”

王灿道:“知道了。”

说完后,王灿也不耽搁时间,便径直出了大殿,离开皇城后他就往城北去。

先前,已经安排了长孙冲前往。

让长孙冲把百姓集合起来。

如今,王灿只需要前往即可。

王灿一路急赶,当他来到北城时,出城走了一段距离,便见到了长孙冲,以及一个个站在风雪中,衣衫褴褛,甚至秫秫发抖的百姓。

这些百姓,都是极为贫苦的。

一个个面黄肌瘦的。

身子骨很差。

毕竟他们背井离乡,离开了自己的家乡,流落至此,日子很是简单。

长孙冲一见到王灿来了,脸上升起了笑容和期待,高呼道:“王公子来了,王公子就是要安置你们,是要救治你们的人。”

“王公子!”

人群中,有人高呼起来。

“见过王公子。”

“拜见王公子!”

……

一个个百姓,竟是在这冰天雪地中跪下来,不断的叩头行礼。

他们都是吃过苦的人。

冰天雪地中下跪,不算什么。

最艰苦的时候,还得吃冰吃雪,因为好歹这样能有一点水喝还能有一点吃的,至少能有一丁点的饱腹感。

如果这样跪下,就能得到王灿的帮助,他们都愿意。

不是他们不要自尊心。

是因为他们已经到了最艰难的时候,在生存面前,任何都是极为脆弱的。那可怜的自尊心,更是不堪一击,所以一个个不断的口头,脸上更流露出感激的神情。

因为王灿要帮助他们。

王灿愿意无条件的帮助他们,这是值得的。

呐喊声此起彼伏,因为呐喊的人越来越多,竟是声势汹汹,一时间,竟是压下了所有的声音,只剩下百姓呐喊参见王灿的声音。

王灿走到了近前,见到了长孙冲等人,他抬手下压。最前面的士兵见状后,便开始嘘声示意停下来不说话,片刻的功夫,所有人都不再开口。

一双双目光,落在了王灿的身上。

一个个眼中更有希冀。

王灿看着齐齐跪下,甚至因为跪在积雪上面,膝盖那破旧单薄的裤子,一下就湿润了,但百姓仿佛没有感觉到一样。

见此一幕,王灿心头也是叹息。

百姓艰苦啊!

这些百姓的日子,真是到了最无奈的绝境。

王灿开口道:“都起来吧,别跪着了,在我这里不流行这个,而且,冰天雪地的,跪在地上天寒地冻,身子骨受不了。”

长孙冲也是附和道:“对,对,快起来。”

最前面的百姓起来。

后续的百姓见状,也是跟着一一起来。

毕竟这风雪中,即便是王灿的身体好,即便是他声音浑厚洪亮,但在当前的情况下,许多后面的百姓也听不到,只能是看着前面的人行事。

不多时,所有的百姓都站起来。

王灿看了眼周围,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小的斜坡。虽说不高,但也有约莫近一丈八的高度。他径直走了过去,站在了斜坡的最顶端。虽说站在这一位置,冷风吹来,很是让人不习惯,但实际上,这样的区域,却是能看到周围的所有人,他说话时也能传得更远,能有更多的人知道。

尤其是王灿站上去就,就让人围绕着小山坡站立,一圈一圈的往外扩张,即便这里的流民有万余人,但一圈一圈的环绕下来,也不像是先前一样,王灿说话不至于后面的人听不到。

王灿再度抬手下压。

顿时,周遭寂静下来。

所有人都不再说话,又齐刷刷的看向王灿,等着王灿说话。

王灿开口道:“乡亲们,我是王灿,正如长孙冲所说的,我如今,愿意伸出援助之手,助你们熬过眼下的寒冬。”

“我大概说说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以此地为中心,这方圆十里内,我要修筑一个小城,修建房屋、街道、商铺。”

“你们如今,便是做这个事情,给我完成这一事情。”

“你们付出劳动,该有收获。”

“所以你们按照我的安排做事情,第一是我会给予你们极为微薄的工钱,至少保证你们也是赚了钱的;第二,是你们在做工期间的一日三餐,工地上都会提供。虽说没有大鱼大肉,没有山珍海味,但至少是能让你们吃饱的。”

王灿继续道:“至于第三,便是这小城修建起来后,城内会有诸多的住宅,会规划极为简单的宅子,便是专门给你们居住的。宅子卖给你们,只需要你们每个月付出极少的钱,三年之后,这宅子就是你们的。”

“这,便是我的允诺。”

“总之你们到了长安这里来,我保证你们有事情做,保证你们能有居住的宅子,有赚钱的机会,不会让你们饿死。”

“当然,不愿意买宅子的,那就作罢,你们自己另做打算。”

王灿说道:“总之一句话,我保证你们在这个寒冬,有熬过寒冬的机会,也有赚钱的机会,甚至能在长安住下来的机会。这,就是我的保证。”

下面的百姓听到后,一个个激动起来。

原因很简单,他们有了活下来的机会。

若非王灿,他们只能是艰苦度日,或许某一天,这里面的很多人就这么死了。或许某一天,他们就失去了知觉。

可如今,他们有了立足的机会。

这是最重要的。

“王公子万岁!”

人群中,忽然有人高呼起来。

“王公子万岁!”

“王公子万岁!”

……

越来越多的人高呼起来。

那声音从一开的零零散散,到最后,便是所有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形成了浩瀚的声势,形成了汹涌的势头。

仿佛所有的呐喊声,已经刺破云霄,直冲天际。

王灿听着百姓的呐喊声,心中却是摇头叹息了一声,原因很简单,这些百姓的要求很简单,实际上就是想活下来。

仅此而已。

更多的,他们不曾奢求。

如今王灿给了他们机会,给了他们在长安立足的机会,所以一个个内心对王灿,那是无比的感激,甚至于有的人,恐怕都忍不住要给王灿立下长生牌位了。

这是对王灿的感激,

王灿再度抬手下压,百姓渐渐又不再说话。

一个个却是激动不已。

王灿继续道:“接下来,便是我今天暂时做的第一个大方向安排。你们当中的所有人,有的人是妇孺,有的是老人,有的是孩子,有的是青壮。”

“不同的人,做不同的事情。”

“十四岁以下的孩子,主要是传递消息之类的,这一任务比较简单。”

“十五岁以上,到三十五岁之间的青壮,主要负责做事情,是专门修筑房屋,修筑商铺,这是你们自己的住宅,当然也是为我做事。”

“三十五岁以上,到五十岁的人,便负责搬运一些材料等。”

“五十岁以上的人,便负责运送一些吃食。”

王灿继续道:“至于普通的妇孺,便是准备饭食,专门负责给所有人做饭。这是大体的一个安排,你们便按照我刚才所说的,自行站队,把队列划分出来。”

当下,王灿又说了各个区域的人所站立的位置。

把队伍划分了一下。

这一事情,却是耗费了好一阵儿的时间,足足半个时辰后,这一万余百姓,才全部都已经分好了队伍,已经是各自就位。

只是王灿仔细看去,目光落在了十五岁以上,到三十五岁之间的人。这一批人中,根据王灿所观察的,怕是有许多三十五岁以上的,即便是古代人普遍显老,可这一眼看去,就能看出至少是五六十岁的人。

这些人都混杂在里面。

当然王灿也知道原因,因为这一批青壮做事情,各自领取的工钱,自然是更多的,所以这些年迈的老人也愿意混进去做事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