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合一01)

    若是这样, 那女人若是每日对他说一句‘我爱你’,他是不是也能感受到女人说的能量。

    天杀的梁九功, 涵妃目前还不知道这个事情, 若是知道了,她, 她非得弄死他不可。

    *****

    四爷府

    四爷回来的时候,苏培盛就到了书房,边收拾着书案,边跟四爷说有关今天宫里请安的事情。

    外加, 今儿福晋和侧福晋都来叫了人,还有李格格也来了, 这后院几个主子都来叫人,还有两人是有身孕的。

    苏培盛禀话的时候, 自然是要小心不少。

    “爷, 今儿宫里请安的时候, 宜妃娘娘跟五公主起了摩擦。”

    苏培盛小心翼翼的说的着话, 生怕一个不高兴惹的爷生气,但是也得禀报宫里的事情的,这毕竟涉及到爷的亲妹妹温宪公主。

    “怎么回事,细细说。”

    四爷接过苏培盛递过来的衣服换上,闻言停了下来, 等苏培盛回话。

    他五妹去了昭妃娘娘的宫里,这怎么会跟宜妃起了事情了,按理说, 昭妃娘娘应该不会带着他五妹去请安才是啊。

    这种时候,不是事情越少越好吗?

    四爷眉头皱了起来,如今的局势对他们是非常不利,最近四爷行事都越发小心了,这会儿听到又涉及到宫里的宜妃,自然是要问清楚的。

    四爷这般想着,又问了苏培盛宫里今儿承乾宫的具体情况。

    “ 昭妃娘娘有心带着五公主去锻炼下,就带着一起去承乾宫请安的。跟着昭妃娘娘一起的,还有昭妃娘娘所出的九公主。

    一开始的时候,宜妃娘娘一直在夸五公主和九公主,后头,不知道哪句话惹了五公主心底不舒服,就低下头,红了眼睛。最后宜妃娘娘发火,问五公主为啥还低头。”

    宜妃娘娘的意思,她没有欺负五公主的,怎么会如此。

    这句话,苏培盛并没有说出来。

    而是十分恭敬的将四爷的鞋子拿了过来,给四爷换上,又亲自将事情始末说清楚了。

    四爷抿唇思考后,又问,“昭妃娘娘那时候在旁边吗?她可有说话?”

    昭妃娘娘按理,不会不管他五妹的啊,怎么会如此?

    听到爷提了昭妃娘娘,苏培盛忙回道:

    “有说的,昭妃娘娘让五公主,随意说,还鼓励她要做自己。最后五公主听了昭妃娘娘的话后,终于抬起头来,跟宜妃娘解释了一番。

    她只是因为思念德妃娘娘,是因为听到有人说德妃娘娘不高兴,难过才低头的。后面宜妃娘娘见了这样等的五公主,宜妃娘娘还高兴的,夸了五公主。”

    这算是因祸得福,算是好事。

    听到这里,四爷的眉头缓和了,昭妃能这么做,说明是真心带他五妹和十四弟的,没有什么比这个结果更令人高兴的了

    四爷想到这里,又对苏培盛问道 :“十四阿哥呢,最近在做什么,”

    他知道十四弟一直不服昭母妃,若是如此,最后吃亏的还是他。整个后宫里,就没有比昭更适合抚养他这十四弟和五妹的了。

    主要是他们母妃这样的处境,也只有位份高的后妃能护住他年幼的弟弟妹妹。

    “ 爷,昭妃娘娘的意思,是想找个后妃去抚养五公主和十四阿哥的。毕竟昭妃娘娘已经自己有十六阿哥要抚养,何况还有十五阿哥和九公主需要看的。”

    四爷听到这里,抿唇没说话。

    最后又问了句 , “最近侧福晋在干什么。”

    四爷问的侧福晋石佳氏,就是想才让她去宫里看看昭妃娘娘的。

    “侧福晋来越安静了,都不怎么出门,就一直在院子里,除了给福晋请安外,都不出院子的。”

    四爷穿好衣服后,刚让叫晚膳,苏培盛就禀报,“爷,福晋叫你去用膳。”

    “走吧”

    去到正院,四爷陪着那拉氏用膳后 ,又说了会儿府里的事情,四爷又对那拉氏说道:“以后请安,去宫里给昭母妃请安,另外寻些稀罕玩意儿,带着去看看母妃。”

    四爷说完,又道:“对了 ,去的时候,带上石佳氏一起 。”

    石佳氏毕竟是跟昭妃娘娘的亲姐姐,这去,也是个缓和。

    那拉氏应了声;‘喏。’表示会将事情办好。

    四爷看看已经怀孕的福晋,又说了句:“辛苦福晋了了。”

    听到这句话,四福晋红了眼睛,低声道:“臣妾不辛苦,只要爷好我们就好。 ”

    四爷点点头后,又小心看了眼四福晋肚子,眼睛柔情起来,又吩咐了一句,

    “福晋跟李氏都有了身孕,有什么需要,你自己去取就成。另外,李氏若是有需要的话,福晋也派人去多看看她。”

    四爷这般说完话,最后又去看了石佳氏,晚上的时候,是去的李氏的院子休息的。

    ****

    永寿宫

    傍晚的时候,涵妃正在跟温宪谈话,她有心给她找个后妃抚养她,不过这前提,她得征询下她的意见。

    不然,男人那里她也不好交代。

    吩咐人上了糕点上来,涵妃指着下面的软凳让温宪坐好,她这才问她,“今儿,去承乾宫,你有没有感觉不舒服?”

    一般忽然去到别人的宫殿,最大的感觉就是寄人篱下,涵妃要重新培养温宪的自信,她便要从她的内心先立起来。

    景青景碧让丫头端了菊花糕起来,涵妃亲自拿了块递给温宪,鼓励她表达真实的情感。

    “昭母妃,我也是第一回知道,原来我这么说话,宜母妃也不会生气。甚至,她还跟我道歉了,我觉得特别意外。”

    说到这里,她又小心看了眼眼前一脸柔意看着她的昭母妃,心底划过不安。

    她不知道她昭母妃喜欢她不,又是否如下面的传言说的,她是想要找个人将她送出去?

    “恩,你宜母妃就是这样的性格,你表现的落落大方,她就不会跟你计较。记住你是公主,以后跟谁说话,都这么抬头,眼睛看着对方说话就好。”

    涵妃拉着温宪坐好。看着她小口小口的吃着糕点,她这才走上自己的位置坐好,示意自己女儿坐好。

    “温宪,你今儿也看到答应王氏了吧,你觉得她怎么样。”

    说话间,涵妃拿过给一套羊脂玉生肖在手里玩耍 ,声音也很随意。

    她也想知道温宪对王氏的想法,若是映像不错的好,她就给她操作一番,将王氏的位份提一下,这样就能专门的抚养温宪了。

    九公主看着她母妃,不过声音一出来,她立马就能猜到她母妃什么意思。

    只是这种场景,谁都不愿意离开的。

    王氏跟她母妃,在后宫里的地位,那就是荧光与日月的光辉,没有可比性。

    听到涵妃的声音后,温宪果然愣住了,呆呆的看着涵妃,眼里豆大的泪珠滚滚而落,忽然‘噗通’一声,跪在涵妃跟前。

    “求昭母妃不要将我送走,如果昭母妃怕女儿不听话的话,女儿以后都听话。再也不惹事了。”

    温宪小心翼翼的,整个人都哭的泪眼模糊的。眼神看着涵妃也充满了小心翼翼,显然是被吓傻了。

    涵妃也有些呆,她好不容易才将她自信提了点上来,转眼就这样了。

    她抚了抚额头,抬手让温宪赶紧起来, “温宪,昭母妃不是这个意思。”

    涵妃的话一落后,众人都惊呆了。

    谁都没想到,主子不过一说,温宪公主就这般敏感,甚至哭的跟个泪人一般。

    涵妃看这小姑娘哭的没完没了的,只好下去亲自扶起温宪,柔声道:“温宪,昭母妃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想你有个更好的人选,可以一心一意的照顾你。

    你也看到了,昭母妃这里你十六弟还小,这还没满周岁呢,昭母妃难免要多花些心思照顾他。另外,你九妹妹跟十五弟,也比较贪玩。也正是昭母妃需要好生教导的年龄。”

    涵妃说到这里,缓和了下,再看着温宪,接过嬷嬷递过来的锦帕,给她擦干净眼泪后。扶着温宪坐下。

    她没说话了,她在等温宪开口,她也需要知道她真实的想法。

    “昭母妃,女儿不会占据您太多时间,只要让温宪在永寿宫有个住的地方就好。这个时候,我母妃出了事情。

    就如昭母妃所说,很难有后妃会真心对温宪。除了昭母妃这里,温宪哪里也不想去。”

    这般说着话,温宪‘噗通’一声,又朝涵妃跪下了。

    涵妃这次拉不起来人了,只好蹲下身子,视线跟温宪平齐,低声问她,“昭母妃觉得,密答应王氏,性情温婉,人也多才多艺,琴棋书画做诗,什么都不在话下。

    你若跟她一起,她必定待你路亲女儿一般,只一心一意的对你,这种情感,是昭母妃给不了你的,你可想亲自去尝试下?”

    听到涵妃的话后,温宪反问了句, “密答应,她只是个答应,如何抚养的了公主?

    昭母妃,后宫里有明文规定,身份低下的后妃,并不能抚养皇子公主。再怎么说,也得嫔位以上的后妃,才有抚养皇子公主的资格。”

    温宪公主难以置信的看着涵妃,对她的提议,十分不可思议。

    涵妃这会儿扶起温宪,柔声道:“这个昭母妃自然有考量,若是你也觉得她不错的话,我会跟你皇阿玛请旨,亲自抬她的身份,让她好生抚养你。”

    涵妃看着温宪,低低给她分析眼前的局势,以及说了,在她这里,可能会顾及不了的地方,最后温宪还是不太愿意。

    她这会儿也不好继续劝,不过温宪既然不愿意,她便换了个方式给她,也希望可以陪陪她。

    “那温宪你就安心住在这里,昭母妃有空亲自叫密答应过来,让她多陪陪你,顺便再多教教你琴棋书画女红之类的。

    昭母妃再给你单独安排时间,给你学学管账,这样以后你真的出嫁了,才不会吃内宅的亏。”

    终于听了这话,温宪朝涵妃一行礼,感激道:“女儿遵昭母妃旨意。”

    涵妃点点头后,又让嬷嬷将温宪领下去洗漱去了。

    ————————————————

    (三合一02)

    这头,温宪下去后,九公主看着自己母妃,奶声奶气的问道:“母妃,是不是有感觉我们还好抚养很多。”

    她走上前去,亲自为涵妃捏肩,又跟涵妃说些趣事儿,可比跟温宪相处的时候,轻松多了。

    涵妃接过景青递过来的锦帕,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又拍了拍女儿的手,轻声笑打趣她,

    “年龄不大,到是挺爱臭屁的,就你这小不点,还省心,你没见你跟你哥哥打架那会儿,那可是让母妃都头凸了。这哪里叫省心了。 ”

    恰好此时嬷嬷抱着十六阿哥进来了。

    焦急的给涵妃一行礼就道:“娘娘,十六阿哥醒了,这会儿闹脾气,谁都不愿意给抱。这醒了,就一直要找娘娘。 ”

    涵妃一听小儿子闹脾气,忙拉着女儿的手,很快到了东配殿,只见小儿子此时十分傲娇,就将个小背对着她们。

    而将小脸儿小手对着墙壁的一方,嘴里还叫着,“哦……哦……啊……”

    她小儿子,现在还不过刚满半岁多,会些简简单单等咿呀语言,不过性格却是不小。

    涵妃一到东配殿的时候,不过刚到门口,就朝里面喊道:“宝贝儿,母妃来了了。 ”

    就跟有感应似的,一听到涵妃的声音,十六阿哥很快就转过身子来了,小胖手臂,一直朝她伸手,嘴里一直叫着“哦……哦……”

    涵妃的心都化成一汪水了,忙几步走过去,一把抱着儿子,亲了又亲,欢喜道:“宝贝儿,你又长大一点了。都会知道要找母妃了。”

    她边说着,边抱着儿子起来,又朝景青景碧赶紧去准备吃的,说完,还不忘吩咐景青去准备点万岁爷爱吃的菜。

    她想着,今儿,男人估摸要过来。

    ****

    正殿

    涵妃抱着小儿子,还有女儿进到内殿的时候,景翠流云景春也来了。

    几个元老骨感丫头们又聚集到一块了。

    这个天气,下午傍晚的这个点,还有闷热,几人就在一边给涵妃小心的扇着风 ,流云却是边在边上伺候着涵妃给小儿子喂辅食。

    流云看十六阿哥吃的欢,心生欢喜,忍不住赞叹了句, “ 主子,十六阿哥长的可真好,看这结实的,真是比同龄的孩子长的好太多了。”

    涵妃还没说话,到是边上的九公主忍不住嘀咕一声,“只会吃,就是个小吃货。别长大也这么爱吃,就光长身子不长脑子。 ”

    涵妃看着女儿的话音一落后,小儿子又开始扯开嗓子,‘哇哇’大哭的场景,就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忙看女儿道:“女儿,你少说两句,看,你弟弟每次都你一说话,就开始跟你对抗,这还这么小不点呢。”

    九公主听到着这里,还郁闷呢,“这么小,就人小鬼大,母妃,女儿有理由怀疑他故意坑女儿。”

    涵妃听了女儿的话后,就更觉得好笑,“他才多大点啊,他还知道坑你,这也太不现实了。”

    涵妃见儿子开始哭了,又赶紧抱起来哄。

    眼神示意女儿少说两句。

    诶,还别说,还真奇了。还真就不哭了。

    绝了。

    涵妃见儿子不哭了,这才道:“不会这么小,就能听得懂些话吧,这也太早熟了。”不过她这句话说完,儿子又‘咿呀呀’的,一点都不像是能听懂话的样子。

    她这才感觉是自己先前眼睛花了。

    流云这会儿,也是边给十六阿哥将蛋羹给乘起来先冷好,这才看着涵妃,欲言又止。“主子。 ”

    涵妃看了她一眼 ,又喂了一口给儿子后,这才轻声道,“有什么话就说吧,怎么现在到是说话扭扭捏捏的起来了。你又不是跟我才三两天。 ”

    流云这几天,一直在给她去对宫外的账本去了,这才回来,就跟她生分了不成?

    “主子,奴婢总觉得太子侧妃石佳氏,死的有些蹊跷。”

    涵妃听了流云的话后,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喂了儿子一口,才低声道,“继续说,哪里蹊跷。”

    涵妃也在想这个问题,这个石佳氏,按道理,依着她是原女主的性格,怎么会这么快认罪呢,

    只是这个事情,是康熙亲自经手的,她还不信她能逃的了?

    “按理说,大格格,哦不,也就是石佳侧妃,平时就一向谨慎小心,这次怎么会就被带逮住了?而且她的称呼,她那天,说了句奴婢,……”

    怎么说,依着大格格的骄傲,怎么也不会说这个称呼的吧。

    九公主看着景翠眉头邹了起来,她到是竖着耳朵听,她也想知道,她母妃一直视为对手的人,到底有什么本事。

    但是几人,最后说来说去,都没有答案。

    涵妃只好又问道:“当时石佳氏院子里可有少人?”

    景翠上前,将旁边的冰盆端开了些,再将东边的窗户关了,这才道:“奴婢事后去数过名单,发现并没有少的。 ”

    听到这里,涵妃松了口气,低声道:“既然没少人的话,应当是没事的。不过,需要多注意着点宫里和太子宫里的动静才是。 ”

    景翠和流云跟着应了声‘喏’,涵妃又问, “太子最近如何了。”

    “万岁爷罚太子爷,禁闭三月后,才允许上朝。 ”

    涵妃点头,表示知道了。

    这样,说明康熙还信任太子的。目前,她也不用做什么。

    几人说话间,外间小景子进来禀报, “主子,晚膳准备好了,万岁爷的銮驾还没出发,可是要等万岁爷?”

    涵妃点点头, “去温好,等万岁爷到了,再一起用膳。 ”

    “奴才恭喜娘娘,贺喜娘娘。 ”

    众人说话间,外间梁九功就一脸笑意的进来朝她贺喜 。涵妃看着梁九功的样子,低声笑了,“梁公公,你到说,本宫这是喜从何来啊?”

    “娘娘,万岁爷专门给娘娘送了不同含义的‘月月红’来,万岁爷的意思,是希望娘娘每日将对他的思念,给这月月红述说,等这月月红长好了,再给万岁爷送去,万岁爷也就知道娘娘的心意了。”

    涵妃一脸蒙逼, “你说什么?”

    “娘娘还请跟奴才来。”梁九功不敢看这位祖宗的眼神,只好赶紧将人带出去看梁九功带来的花。

    是两个太监怀里抱着等两盆盆景,此时还只是个嫩芽,她不知道,这如何是‘月月红’了,而且,还要让花开的漂亮一点再给男人送去。

    她有种男人在坑她的感觉。

    只是,梁九功怕这位祖宗发作他,赶紧找了个借口回去复命去了。

    这次了,却是连赏银都没有,就脚底抹油——

    溜之大吉了!!!

    *****

    膳厅

    晚间的时候,康熙来的时候,涵妃就一脸肃穆的等着男人了。

    为了等下谈话有好的氛围,涵妃九公主五公主等人,都全程无言的用完膳后,就赶紧离开了。

    屋里,就剩下涵妃跟康熙两个人。

    康熙拉过女人的手来,轻轻问了句,“涵涵,这是怎么了,一句话也不说。对了,今儿朕让梁九功送来的月月红,可喜欢?”

    男人细细摸着女人的手,满怀期待的等着女人答案。

    “是三爷,特意给臣妾送来的,并且要臣妾将对三爷的思念,付诸在月月红上,然后等月月红花开了,再给三爷送来?”

    涵妃忍着生气,忙问清楚了再说。

    康熙听了女人的话后,一把将女人拉进怀里坐好,这才道:

    “自然是朕吩咐的。朕听梁九功说,是你说的,若是日日对人表白的话,花儿都会开的好。

    朕便说,若你想朕的时候,不必写情书来埋在地下,就亲自对花说情书也好。朕看到花,就会想到你。”

    该死的梁九功!!!

    知道是男人亲自吩咐的,她是不能反对的。

    但是,她会这么容易服输吗?显然是不会的。

    于是她半搂着男人等bo子,亲昵道,“三爷,就只有妾送给三爷的相思月月红,多孤单,不若三爷陪朕玩个游戏可好。”

    康熙听了眼前一亮,点着涵妃的鼻子,问道:“什么游戏?”

    涵妃见男人这表情,眼底的狡黠一闪而逝,忙拉着男人的手,在他掌心写道:“君心似妾心。”

    康熙感受着心脏越发跳动的快了,这才听了女人道:“三爷,臣妾一个人种相思花有啥意思。这要两个人一起种才有意思。”

    涵妃见男人,抬眼讶异的看她,她这才继续解释着:“三爷,不若这月月红,三爷也种了给臣妾,这样,每月臣妾就跟三爷交换这相思花,可好?”

    女人的声音透着期盼,更有考验。

    堂堂万岁爷,这又如何能有时间一起种相思花,不过,这月月交换一次,也算是感情交流的一种,也不失为一种浪漫啊。

    涵妃本以为男人不答应的,却不想男人看着她后,最后应了一声,“只要涵涵喜欢,朕应你就是了。”

    于是,众人就发现了,翌日的时候,乾清宫里就多了一盆月月红在侧殿里。

    ————————————————

    (三合一03)

    *****

    三十六年春

    ‘月月红’事件过去后,随着冬去春来,转眼就到了三十六年春天。

    这一年,是十阿哥,十二阿哥选嫡福晋的日子。

    再加之,年前的巫蛊之术受到牵连的后妃有不少,皇太后的意思,宫里要多进点新人,也好冲冲喜,好洗洗年前的晦气。

    慈宁宫

    这一日,以佟贵妃为首的后妃都聚集在慈宁宫。

    佟贵妃被关了禁闭,这好不容易被放了出来,自然异常珍惜出来的日子,因此看着皇太后,她主动跪下表明忠心。

    “皇额娘,经过三个月的潜心礼佛,臣妾心也宁静不少 。这次出来,就遇上大选。臣妾怕昭妃妹妹跟宜妃妹妹忙不过来,臣妾到是可以搭把手,一起将今年的大选主持好。”

    因为大选,众人心底都不是滋味。

    大选就意味着进新人,也意味着她们年龄越发大了几岁,谁高兴的起来。

    除了这一门心思想要掌宫权利的佟贵妃外。

    皇太后看了看佟贵妃,又看了看宜妃妃和涵妃后,再问了一句,“宜妃,昭妃,你们看呢?”

    这本来要意见的,也是这两人的意见最重要的。毕竟佟贵妃不帮忙的话,这次大选就会是宜妃跟昭妃主持的。

    凤印在皇太后这里,可佟佳氏一族是皇帝的母族,皇太后再不喜,可奈何皇帝是要给自己还母族光的。

    她便不能过分阻拦。

    这个话一问,宜妃沉默。

    谁愿意自己手里的权利分出来啊。即便宜妃一向不怎么爱权利的人,这会儿,都感受到权利带给她的好处。

    以往,她虽然在后宫日子也过的不错,不过,众人见她的时候,也不过是羡慕居多,哪像这会儿,众人见她是实打实的尊重。

    有了权利后,她自己内心也充实起来,不会因为万岁爷宠爱昭妃而惶恐,而失去自我,这要比什么都好。

    皇太后见宜妃沉默,又将视线打向昭妃,问她 , “昭妃 ,你说呢。”

    涵妃还在把玩着指间的动作一顿,就忙看了看佟贵妃和皇太后,最后,见大家视线都看向她。

    没人相信昭妃会让出手中的权利来。

    主要是昭妃掌握的权利太特殊了。

    要么就是最鸡肋的管理花草,要么就是宫务中最重要的‘发放月例物资’,这可是一顶一油水足的宫务了。

    惠妃也被放出来了,她刚被得到信任掌管宫务那会儿,去跟佟贵妃要掌宫权利,最后的得到的就是最鸡肋的管理花草。

    这会儿,佟贵妃去要权利,昭妃莫不是傻子才会就将手里的权利让出来吧。

    于是惠妃看着众人,喝了口茶水,就笑了,

    要臣妾说,贵妃姐姐这才刚出来,就想着要权利。也不想想,昭妃妹妹手里的两块权利,那是给哪一块,你满意。又是给哪一块她满意啊?”

    这话也不奇怪,常人的心里,都是给管理花草的权利,只是 ,贵妃身份高贵,给管理花草的权利,她又如何能满意啊。

    皇太后看了眼惠妃,眼神一瞪,惠妃就不敢说话了。

    即便皇太后不是万岁爷的生母,可万岁爷孝顺,那皇太后在后宫的位置就无人敢撼动。

    惠妃年前,因为巫蛊之术被罚的同时,因为说了要罚太子的话,遭了皇太后的不喜。这会儿她刚出来,自然就不敢再在皇太后跟前再留不好映像了。

    不过她到是想卖涵妃一个好。

    涵妃也收到了惠妃的意思,她只是朝惠妃笑笑后,就起身给皇太后行了礼,轻笑道:

    “皇额娘也知道臣妾最近宫里事儿多。还有就是,当年温僖姐姐殁前,特意交托臣妾好生给十阿哥的选个贴心的福晋,侧福晋陪伴身旁。

    这答应了的事儿,臣妾可不能偷懒。这到是没这么多精力去组织大选了。这要是贵妃姐姐,愿意帮忙到是最好不过。

    不过宜妃姐姐打理宫务到是不差的。贵妃姐姐不若将妹妹手头这块负责发放月例的宫务,接手一下。也好让臣妾有更多时间来,好好陪陪几个孩子。”

    涵妃的话一落后,整个慈宁宫一片安静之色。众人都呆呆的看着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就是佟贵妃自个,也是看着涵妃,激动的反问了一句, “昭妃,你说什么?”

    她掌权那会儿,心底也想有想过要打压昭妃的,却不想,她出来后,众人都反对她,她却要将手里最大的一块权利,拱手相让?

    皇太后手里的茶盏也滑了下,看着涵妃问道:“昭妃你想好了?”

    涵妃点点头,刚应了声‘恩’,外头就响起‘万岁爷到’的声音。

    皇太后亲自起身去迎接的康熙,不过,皇太后还没走几步,康熙就穿着一声红色的五爪蟠龙龙袍进来了。

    一身红袍外加银线镶嵌的爪子,到是看的男人就跟龙袍上的蟠龙一般精神,涵妃都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

    就不要说一众后妃了。

    好些后妃半年的见不到万岁爷一面,没想到竟然在慈宁宫竟然见到了万岁爷,那是又是挂笑脸儿,抛媚眼 ,扬脖子,扭小yao的,不要太热闹。

    只奈何这里是慈宁宫,众人不敢太放肆。

    皇帝一坐上上首的位置,就笑看着众人问道:“朕先前在外面就听到笑声了 ,怎么后面倒是没声音了。”

    男人的声音响起,到是看到了打头跪在地上的佟贵妃,又问她,“抄经书可是心静很多次了?”

    佟贵妃毕竟是皇帝的母族,只要皇帝在位一日,佟佳一族的面子就是一直要的。这点皇太后看的准。

    涵妃也听男人跟她提起死的早,没享受过什么福气的圣母皇太后孝康章皇太后的时候,她就懂了。

    是以,只要这个佟贵妃识趣,不主动来惹她,她就不会出手对付她。

    毕竟,少了这个佟贵妃,很快就会有下一个更年轻的佟佳氏进来当贵妃。

    这是白费力气的事儿。

    皇太后轻声道, “先前就说这个事儿呢,哀家说今年的大选,老十和十二都要选嫡福晋了,看能不能让佟贵妃也一起搭把手,这毕竟大选是大事儿。”

    她说到这里,又看了眼涵妃,继续让宫女为皇帝倒了杯茶。

    “先前昭妃也说了,说想将手里掌管月例发放的宫务,让佟贵妃帮忙管理下,她也好有更多时间陪伴几个孩子。这番心思,如此用心,难怪几个孩子都被她抚养的极好。”

    康熙这会儿看着女人,今儿一身孔雀蓝撒碎花缎内裙,外罩一身青绿色的青缎掐花对襟外裳坎肩,只是简单一身搭配,却显得那张小脸越发如玉了。

    他不过是想想,就知道那身衣服下的肌肤有多软,有多白,正是让人怎么都看不够的。可偏生女人是不经痒痒的。弄一会儿就不让他弄了。

    康熙收回心思,再给了皇太后一个笑意后,哈哈一笑道:

    “是吗?这个昭妃,朕就知她,最是爱偷懒的性子,这年前,让她发个月例也还是朕强迫让她做的呢。这回可好,让皇额娘做她的好人,朕做一回恶人了。”

    皇太后听了他这话后,忙笑骂道:“就你会说,皇帝,这是借哀家等手,想让她玩吧。 ”

    “一切都瞒不过皇额娘。 ”

    皇太后看到这个样子的康熙,笑意加大,“皇额娘可不就这点作用么。”

    康熙听到皇太后的话后,到是笑笑后,又看着佟佳氏,显然是要她回答先前的的话。

    “回万岁爷话,臣妾知道错了,这段时间一直在反复思考自己过错。

    去年那次,都是臣妾的失误才会如此。这次,难得昭妃妹妹不跟臣妾计较,臣妾一定努力将事情办好。”

    ………

    康熙看着佟佳氏说的还比较在理,也就没有跟她计较的意思了。

    沉了沉声对佟佳氏道:“你既然知错,那这次也就算了,昭妃确实也忙不过来,那她让你帮忙做的宫务,你就先接手过来好好做。

    至于今年的大选,你也一起组织,宜妃和昭妃协助你一起。这次若是再出什么差错,朕可不定再饶恕你。”

    康熙的声音淡淡的响起,佟佳氏身子颤了一下。不过到底是拿回了一部分掌宫权利,她还是一脸欣喜的朝康熙谢恩。

    “臣妾谢万岁爷,臣妾定会好生处理事情,定不会再出差错。”

    康熙听了点头,后磨着拇指的扳指,看着佟贵妃激动的神情,康熙又吩咐道:

    “凤印暂且放在皇额娘这里,若你能掌管好事务,再说凤印的事情。现在,你且暂时代为管理宫务吧。”

    康熙的声音没有多大起伏,一下就将佟佳氏定在了当场。佟佳氏听到声音后,心底的失落一闪而逝。

    佟佳氏仰头看着康熙,不敢表现她的失落,她这次是她出了差错,她就更没有能力请求万岁爷将凤印拿给她。

    众人起身后,康熙又朝皇太后行了个礼,这才轻声道:

    “朕乾清宫还有事情,就先回乾清宫了。”

    皇太后笑笑后,就起身要准备送康熙,最后康熙没让皇太后送,而是说完话后,就带着人走了。

    ………

    万岁爷走了,一众后妃的心也跟着飞了。

    皇太后也喜欢安静,自然也没有想再让一众后妃再多待的意思。而是一句“好了,哀家今儿也乏了,都散了吧。”

    一句话,一众后妃以佟佳氏为首,都朝皇太后谢恩后告辞,“那皇额娘,臣妾等也告退了。”

    皇太后‘嗯’一声后,是看着众人离开的。

    等众人离开后。皇太后跟自己丫头说到这个昭妃的事情。

    丫头说着,昭妃自己将这么好的机会让出来,有点觉得不可思议。

    皇太后别有深意的看了看丫头,最后道:

    “你们都没有她聪明,昭妃才是看得最清楚明白的那个。要想想皇帝这时候,最不喜欢后妃太过重权利。

    昭妃这时候将权力让出来,就可以让皇帝对她放低戒心。同时又是给佟佳氏一个面子。给佟佳氏面子,就是给皇帝面子。这样的机会,昭妃把握得十分准。

    整个后宫,也就昭妃算是最明白也是最舍得的。宜妃也清楚这个事情,但是她不舍得手里的权力。”

    皇太后说完,丫头震惊不已,她呆呆的看着皇太后,震惊道:

    “还真是这样子。若是昭妃一直把持着这个后宫权利不放,那万岁爷定会慢慢冷落于昭妃,两相比较,这倒不是一件好事了。”

    丫头说完,见皇太后别有深意的眼神。

    她就赶紧出去拿了些茶来,又给皇太后重新打了水来泡好,服侍皇太后用了后,又说了些趣事逗皇太后高兴高兴。

    皇宫寂寞,主子也是需要些趣事打发时间的。

    ****

    永寿宫

    晚间的时候。

    涵妃这边康熙来了。她呆呆的看着男人,一眼看着她傻笑的样子。

    “三爷,你看着臣妾笑什么呀。臣妾脸上有什么吗。臣妾记得今天有洗好脸再出门的呀。”

    涵妃这边还在说着话。

    康熙笑着将人拉进怀里。低低的道:“涵涵是最好的,朕将什么事情交给你,朕都最最放心不过。”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现在才更上来,一直赶稿子,码到现在才更新上,不好意思小仙女们,求原谅~~~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狠狠亲】

    浅浅 10瓶;米饭 5瓶;筱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