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煦暖的阳光驱散了地表的薄雾,大草原也迎来了新的一天。

    早起的鸟儿们忙着做好清洁工作,鸟巢里的雏鸟也都张开大大的嘴巴,吵着要吃早饭。整个草原像是突然活了过来,各处都响起只有动物们才懂的喧嚣。

    非洲草原上的的物种繁多,鸟类的多样性也是世所罕见。它们就像是独立在地表动物以外的又一个完整的社会体系。其中有看侧面威风凛凛,转过身却恰似逗比开屏的秘书鸟;也有勤勤恳恳,常年为草原捉虫除害的白腹鹳。

    当然风评不怎么好的也有。比如在马萨伊草原靠近大裂谷一侧栖息的黑鸢,就是这一带有名的“抢劫犯”。作为猛禽的一种,黑鸢的食谱也是驳杂的很,上到鹰巢里的雏鸟,下到狮嘴里的兔子,就没有它不敢抢的食物。甚至就连在马库尤尼经过的游客,偶尔也会遭到黑鸢的抢劫。

    在接近了中午十分,阳光开始毒辣的时刻,距离马库尤尼西南不到五十公里处的草原边界上,就有一只黑鸢,正在准备实施它的抢劫计划。

    距离它站立的苍柏不远处的小土坡上,一只薮猫正叼着一只满脸写着生无可恋的土拨鼠钻出草丛,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周围,生怕从哪里突然窜出一个打劫者,抢走它一上午的辛苦成果。

    通常情况下,黑鸢是不太会招惹猫科动物的。主要原因是猫科动物的敏捷度太高,突袭的时候太容易被对方反应过来,搞得偷鸡不成反而给对方加餐。

    不过眼下这只黑鸢已经饿了两天,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填饱肚子,说不得要做一次猫口夺食的事了。

    看着薮猫把猎物放下,准备进餐,黑鸢也做好了偷袭准备。可就在这个时候,地面突然传来微微的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