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战斗了很久,双方也不知道伤亡多少——其中不少是安然他们制造的——看打了很久也没个结果,双方都萌生了退意,毕竟伤亡这么重,还没战胜对方,显然这仗打着没意思啊,再这样减员下去,势力大减,到时被周围的恶狼们闻腥而至,觊觎他们的地盘怎么办?

眼见得几方人都有 tsxsw.com撤退的意思,安然等人自然不会让他们走了,毕竟要是这时候走了,之后的事可就要麻烦了,要知道这会儿人聚在一起,收拾起来方便多了。

于是程师长便跟安然联系,双方一起加大火力,打的那四方人马伤亡陡然加重。

看到这种情况,几方人不由气的破口大骂。

“TNND!姓张的你想干嘛?这是想打个你死我活吗?”

“我还没说你呢,你们把我打的这样狠,我能不还手吗?还说不打个你死我活,你们过来围攻我,不就是想杀了我吗?”

双方搞不清楚状况,只知道自己这方的人又死了不少,搞的心头火大,于是便一边骂起来,一边手下继续不留情地打,谁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

直到打的人越来越少,双方才发现情况不对劲。

这会儿通信没断,所以双方都是建有群的,群里的小伙伴死的差不多了,怎么外面还有这么多人?这情况明显不对啊!

于是虽因巷战,大家都是藏头缩尾的,不怎么露面,所以双方都没怎么看到彼此的真容,但从群中人员减员来看,很明显现场中,不该还有这么多人活跃才对,于是当下就有人意识到不对劲了,朝安然他们警惕地喊道:“你们是什么人,真的是姓张的手下吗?”

这时敌人已经减少了不少,程师长跟安然商量后,觉得可以不用隐藏了,于是这时听了对方的询问,也不管,只加大了火力,一味开火。

这下交战双方总算是发现,现场不止他们一伙人,还有一伙人了,而且他们刚才伤亡惨重,只怕还是这群人浑水摸鱼的结果,不由勃然大怒,几乎不用说,交战双方便马上停火,开始进攻起安然这群外来者。

“TNND,敢骗到老子头上,活腻歪了吧你们!”

先前一起进攻张某的地盘,现在看有外人来打他们,且还冒充张某的名头来跟他们打,害的他刚才因生气了,又打死了几个姓张的手下,变相相当于帮这群不认识的人的忙,减损他们这群人的势力,这让某一个进攻张某地盘的势力主自然快气疯了,当下便对安然他们猛烈进攻起来。

但先前那一顿乱打,双方减员太多,而程师长这边,又有安然这个厉害的炮台,于是C市四方势力,可没在发现不对劲后讨得了什么好,很快,就被程师长和安然双方打的落花流水。

几大势力主到底异能不低,看情况不对劲,便赶紧跑了。

安然现在是十一级,能控制方圆一公里里的能量,所以这些人想跑,安然要真想杀他们的话,这些人根本跑不掉,还没跑出安然的影响范围,就能被安然拦住弄死。

但安然在接受了程师长的建议后,还是将人放跑了。

程师长之所以将人放跑了,原因很简单——程师长就等着这几人,再带着人过来攻击自己,到时好顺杆子爬,反击攻击自己的人,击败了,就能顺理成章接收对方的地盘了,反正他们马上就有兵工厂了,不怕敌人太强大,他们护不住地盘。

这其实有钓鱼执法的感觉,但这也需要敌人配合,因为要是敌人不配合,不来找他们的麻烦,那他们也钓不到鱼。

打了整整一天,C市原地的势力清扫一空,程师长便让手下移师此地,而安然则接收了程师长之前的那个县城,这是他们出师前说好的分配方案——打下C市后,由程师长接管,而他们本来的地盘,就给安然作为报酬。

此一战,安然又扩大了一县地盘,同时还拥有了比自己先前在小镇上弄的山寨兵工厂更官方更厉害的兵工厂,实力可谓大增。

而程师长有了兵工厂在手,同样实力大增,再不怕异能者走人,自己实力大减的事了,毕竟有兵工厂在手,城里有那么多人需要工作赚钱买吃的,不用担心没人手做事,弄进工厂生产火箭炮、穿甲弹等东西,流水线操作,批量生产,火力程度,跟有异能者又有什么不同呢?

双方都算是得了不少好处,称得上双赢。

而那些跑掉的人,果然像程师长所料的那样,不久后就有人来找程师长的麻烦,安然与程师长合作,很是打退了不少人的进攻,并顺带接收了对方的地盘,于是循环着,安然与程师长的实力越来越强大,期间并非没有人挑拨安然与程师长的关系,连美人计都用上了,好比有势力送美人到程师长那儿,受宠了,就开始挑安然的刺,说安然的不是,这年头,只要你想找茬,你总是能鸡蛋里挑到骨头,找点话来说的。

但程师长脑袋还算清醒,知道安然一天比一天强大,她的存在,对自己那是利大于弊的,要真跟安然搞僵关系了,两人火并,高兴的是别人,倒霉的是自己,所以就算有人挑刺,程师长也无动于衷,当对方搞的太过分时,还会将对方处理了。

于是几次过后,敌对势力就知道,最起码现在,程师长跟于安然,这个联盟还是牢不可破的,也只能暂时歇了心思。

不过暂时歇了心思,不代表永远歇了心思,随着争夺地盘越来越激烈,就像安然想的那样,迟早还是会有人盯上安然和程师长地盘的。

战争进行了一段时间,通过钓鱼执法,安然已扩大到三市地盘,而程师长则拥有了五市地盘,势力大增,在这种情况下,钓鱼执法渐渐失去了作用——面对两人这样的庞然大物,想打他们都会衡量一下,不会为了报仇轻易动作了,都怕仇没报成,还反被人打了,又或者没被程师长等人吃了,但因伤筋动骨,被周围其他人吃了,所以慢慢的便短暂和平了起来。(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