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怪物们对左岸手下留情,左岸对豆豆也会点到即止,顶多打得他半天爬不起来,第二天又是好汉一天……

“最近左岸好温柔呀。”不明真相的豆豆,立刻感动了。“我就知道左岸对我最好了,以后我们就是兄弟,有好吃的我分一半。”

左岸连个眼神都懒得给豆豆,豆豆的话根本就不能听。

是的,绝不能听,豆豆所谓的好兄弟,好吃的分一半。是指左岸有好吃的,要分他一半,至于豆豆自己的好吃的?

对不起,那是豆豆的!

换言之,好兄弟就是豆豆的还是豆豆的,左岸的却有一半是豆豆的。

当然,好兄弟归好兄弟,架还是一样要打的,豆豆此生的目标就是打败左岸,不打败左岸他死不瞑目呀,可是……

这个任务不是一般的艰巨。豆豆每隔半年就挑战左岸一次,然后每次都被打得鼻青眼肿。

左岸是好人,真心是大好人,他下手真得一点都不重,豆豆每次受得都是皮肉伤,他只是每次都挑豆豆的脸打。

打人不打脸,豆豆每每捂着鼻子、眼睛痛器,却学不乖,下一次依旧不怕死的找上左岸,立求将作死这条路走到死。

有免费的沙包,左岸是从来不拒绝。当然左岸就是拒绝也没有,和豆豆那货认识这么多年,豆豆实在是太了解那货了,那货要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

左岸揍豆豆,已经是常事,杀手联盟上下都见怪不怪。

豆豆每次被打后,都要嚎一句,我下次一定会赢你的,我才是第一高手。

这句话豆豆一直在嚎,直到左岸满十六岁,他师父认为左岸已经出师,开始接单子杀人……

左岸是杀手,杀手所学的一切技巧,都是为了杀人,学会了自然要出手了。左岸早就知道,他对杀人并不排斥,但一定要有银子。

左岸不是一个滥杀无辜的人,他是非常有节cāo的杀手,雇主给钱他杀人,大家合作愉快。

给一条命的银子,他绝不杀两人。

杀人于左岸而言,只是一项任务,就如同农民收割麦子一样,左岸第一次杀人,完全没有新人该有的反应。

害怕?

恶心?

怕血?

想吐?

噩梦?

这些左岸通通没有,左岸淡定的就像杀了一只兔子。让跟在他身后师父,赞叹不已民,不止一次道:左岸是天生的杀手。

左岸的厉害是毋庸置疑的,而杀手这行就是讲一个名声,左岸在一连完成十单任务后,成为杀手行业让人瞩目的新星。

新星意味着有实力,价格比老牌杀手便宜。

于是,找左岸杀人的雇主越来越多,而左岸也来者不拒,完成一单就接一单,完全不给自己放假的空间。

刚开始,左岸师父还会在暗中保护他,就怕他出意外,可一年后,左岸师父就离开了……

“教会徒弟,饿死师父。左岸那就是一个妖孽,杀人手法他无师自通,我会的他全会,我不会的他也会,根本不用人教。”

左岸师父回到杀手联盟,放任左岸在外拼博。

孩子长大了,主要让他独自面对风雨,当然,豆豆除外,豆豆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左岸在外接任时,豆豆在杀手联盟拼命练习,他在等左岸回来,好挑战左岸,夺回第一高手的pc文本水印2称号,可是……

一年了,左岸没有回来。

二年了,左岸还是没有回来。

第三年,左岸回来了,那一身杀气,比杀手联盟的老怪物还要凶残,豆豆看着这样的左岸,直接傻眼了。

我靠,这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打毛呀!

第一次,豆豆聪明了,没有挑战左岸,而是回去找自家师父哭。

“师父,我不活了,我活不下去了,啊啊啊……让我去死吧,我这么丢人,还是死人算了。”豆豆抱着老怪物的腰,各种耍蛮。

“乖豆豆,好豆豆,咱不哭呀,咱不是立志要当大将军的嘛,咱不和左岸那个杀手比。”老怪物为了安慰豆豆,不惜诋毁左岸。

“当大将军?我什么时候说了要当大将军了?”豆豆立刻止干嚎,疑惑地看向自家师父。

他是想当大将军,可是他有说出过吗?他忘了?

“你小时候呀,你不记得了?你当时抓周的时候,右手就抓了一把剑,然后说要当大将军。”老怪物说起豆豆小时候的事,三天三夜也打不住,豆豆听得也欢乐,一边听还一边点评,“我真是太可爱了。”“我怎么可以这么可爱。”“我果然是杀手联盟的吉祥物。”“我都快爱上我自己了。”

“你当时可厉害了,右手抓了一把剑,左手抓了……”

“左手抓了什么?”

“左手抓了一本春.宫图。”老怪物得意的大笑。

周岁抓周抓到春.宫图,他们家少主绝对是世间第一人。

汗……这个必须的,没有人敢和豆豆抢,毕竟没有哪个二货的父母,会在抓周礼上,给自家儿子准备春,宫图。

“春.图?哇哦……这是要睡遍九州大陆,所以花魁的意思?想想就有点小激动呀。”豆豆眼睛亮了。

十仈Jiǔ的小子,正值热血冲动的时候,小弟弟每天早上一柱擎天,时不时就和五指姑娘交流一番,偶尔躲在窗子下,听师兄弟们说在外面,逛花楼睡美人的事,豆豆早就按奈不住了……

他可是听师兄弟们说,花楼里最漂亮的女人就是花魁,他以后出宫,走到哪就要睡哪里的花魁。

有豆豆这样的二货徒弟,必然就有老怪物那等不要脸的师父,豆豆师父不仅没有说豆豆这个理想不好,甚至鼓励豆豆,“这个好,要是你能睡遍九州大陆所有的花魁,你一定能赢左岸。”

“真得吗?师父你说真得吗?”豆豆那叫一个激动呀,双眼亮得像会发放光的宝石。

汗……这孩子已经魔怔,为了赢左岸,他已经卖节cāo了。

豆豆师父本来是随口一说,可看豆豆这么认真,立刻点头,“师父还能骗你。我告诉你,左岸在外面,从来不逛花楼,你要能睡遍九州大陆所有的花魁,你铁定能赢他。”

杀手压力很大,常年隐藏在黑暗中,做着杀人的勾搭,心里或多或少都会有些问题,而找花娘发泄是很多杀手会做的事,但左岸是个例外,他完全没有杀人的负罪感,他不需要发泄……

“师父你真是太好了,我以后不仅要当大将军,还要睡遍九州大陆所有的花魁,让左岸嫉妒死。”

想想真得好激动呀!

他居然从周岁开始,就制定了打败左岸的计划,太厉害了,他果然是天才!(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