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见到左岸,豆豆就觉得左岸是一个好人。至于原因?很简单,他师父和杀手联盟的老怪物们都是好人,左岸和老怪物他们很像,当然是好人了。

后来在一次又一次的交手中,豆豆越发可以肯定左岸是个好人。

左岸会打他,但不会让他致残,而且左岸每次都挑痛的地方打,这样他会记痛但不会受太重的伤。

左岸会骗他,可没有一次伤到他的性命,左岸说自己冷血无情,杀人不眨眼,实际上最心软了。

而且左岸打了他后,也会告诉他如何变强。在杀手联盟所有人的都捧着他,从来没有人会把自己的练习方式交给别人,可是左岸会。

豆豆每次输后,就去练习场和左岸一同练习,而左岸为了照顾他,会放缓自己的练习速度,好方便他跟上。

虽说这些年来,豆豆一直被左岸压着打,可这些年也是豆豆进步最快的几年。在左岸的指点下,他成了杀手联盟名副其实的第二高手。

当然,这些对豆豆来说一点也不重要,因为他一直认为自己的实力仅次于左岸,什么名不名的,豆豆根本不懂。

除了这些外,最让豆豆感动的还是左岸每次都能找到迷路的他。豆豆打小就知道自己方向感错,看什么方位都一个样,经常迷路,在杀手联盟也迷路,出了杀手联盟就更不用说了。

第一次执行杀人任务,豆豆就迷路了,在一片荒林里走了好几个月,杀手联盟的人也找了他好几个月,可依旧没有找到,最后还是左岸找到的。

那时候豆豆就肯定,左岸是他一辈子的好兄弟,因为左岸懂他。在所有人都找不到他的时候,只有左岸能找到他,这真是极好的。

从那以后,豆豆就再也不怕迷路了,反正左岸能找到他的。

左岸嘴巴很毒,豆豆不止一次被左岸气得跳脚,可从老怪物口中得知,左岸曾秘密保护他一年,豆豆就再也不气左岸的毒嘴了。

他就知道,左岸是刀子嘴豆腐心,是全天下最好的人,是他一辈子的好兄弟。他可以不睡遍九州大陆的花魁,但一定不能失去左岸这个好兄弟。

所以,在豆豆得知左岸因为刺杀西陵将军被人追杀,又被联盟抛弃时,豆豆毫不犹豫的炸毛,软硬兼施也无法求得师父们出手帮左岸,豆豆不客气的把杀手联盟给砸了。

没错,就是砸了,把杀手联盟的主殿一把火烧了。

哼哼,小样,敢让他豆豆不高兴,他就让全天下人都不高兴,看谁怕谁。

杀手联盟不管左岸,他管。

左岸救了他那么多次,要不是左岸他早就迷路饿死了,走路摔死了,吃饭咽死了……左岸救了他那么多次,他怎么可以在左岸出事的时候袖手旁观?

可是……

真正去找左岸了,豆豆才发现找人不是那么容易后。

首先,他根本不知道左岸在哪。

其实,他不认识路。

呜呜呜,这一次豆豆终于知道左岸找他有多辛苦了,左岸实在是太伟大了,他才找左岸一次就头痛的不行,可左岸呢?

这些人外出寻他没有千次也有百次了。

“左岸,我就说了你是好了,你对我真是太好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你的,也会让老怪物们帮你,他们不帮我就再把杀手联盟烧了。”

难找也要找。豆豆坚定的认为左岸这个时候需要他,就如同他每次迷路后,期待左岸来找他一样。

寻人是一项技术活,豆豆真心不擅长,在外面晃了三四个月,还在那个小镇上来来回回,他自己没啥感觉,可杀手联盟几个老怪物却看得快哭了。

幸亏左岸不等豆豆去救,不然等豆豆找到左岸,左岸的坟头都长草了。

豆豆实在蠢得无可救药,杀手联盟 tsxsw.com的老怪物们实在看不下去了,他们不能帮犯了错的左岸,但是暗中帮一帮豆豆还是可以的,不然豆豆一直呆在这个镇子上,这个镇子上的百姓都要哭了。

在杀手联盟几个老怪物的暗中帮助下,豆豆终于顺利走出镇子,并在他们暗中引导下,豆豆顺着线索找到了左岸。

豆豆找到左岸时,左岸了无生气的躺在血泊里,眼珠子翻白,一动不动,那模样就像是死人。

豆豆当即就吓到了,他坚定的认为是自己来得太晚,才害了左岸。

好在,事后证明左岸没有死,这就让豆豆立刻得瑟了,坚定的认为是他到的太及时了,才救下了左岸,左岸必须终于感激他。

而左岸给豆豆的答案,就是把豆豆揍一顿,让他七天无脸见人,因为左岸专挑他的脸打。

左岸养伤期间,一直是豆豆在照顾左岸。好吧,这么说很有问题,应该说左岸这个伤员,不仅要自己照顾自己,还要照顾豆豆。

可是,豆豆每每提起这一段都是泪,说左岸实在太难伺侯了,他长这么大,就没有见过那么那伺侯的人。

水热了不行,冷了不行。

烧肉焦了不行,生的又不行。

最让人讨厌的是衣服,为什么要每天换一套?不能翻个面再穿一天吗?

左岸真得是太讨厌,豆豆坚定的认为,左岸是他见过的人当中,最最让人讨厌的一个,而他自己则是最最善良的一个。

在左岸这么挑剔的情况下,他都能守在左岸身边不离不弃,他真是太伟大了,他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

豆豆坚定的认为,他是对左岸最好的人,左岸应该感动的跪倒在地,赞美他的伟大与高尚,可是……

当他把这个要求说出来时,左岸直接拿剑敲他的了脑袋,打的他满地跑。

呜呜呜……他错了,左岸才不是什么好人,左岸是坏人。至少没有凤轻尘对他好。

凤轻尘才是真得对他好,他把九皇叔得罪了,凤轻尘都会站在他这边,坚定的保护他。

可他每一次把凤谨闹哭了,左岸却不会坚定在站在他这边,认为他是对的,左岸只会拿剑柄揍他。

很痛的。

左岸下手很重,每一次额头上都要长一个大包。

真得太丢人了。

他这个样子,怎么去泡花魁呀?

难到要等到七老八十,去玩一只梨花压海棠?

呜呜呜……

他不要!

“啪……”剑柄砸下来。

“嗷……”豆豆头上再出一个大包。

左岸和豆豆到这里了,卖腐是不对的!(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